刘宗奇

刘宗奇

刘宗奇

详细介绍

哈军工学子刘宗奇逆境中创业的故事

        19811231,这是一个令承德电表厂职工永远铭刻在心的日子,这一天该厂承担的国家级大型关键产品科研项目—动态电子轨道衡的研制顺利通过了国家鉴定,国内第一台计算机控制的动态电子轨道衡诞生了!由此承德电表厂这个原以编织草绳起家的集体所有制小厂,一举跃升为省部级重点国营企业,成为当时国内动态轨道衡最大生产厂家。创造这个奇迹的是哈军工63-611班学员刘宗奇。

    刘宗奇,1945年出生,1963年考入哈军工。原在三系63-331班,后调整到新组建的六系63-611班,1968年毕业。在校期间,他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员,学习刻苦,学习成绩很好。他有着一辈子从事军工科技工作,为祖国强大做出贡献的梦想,他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像大家崇拜的任课教员那样,独立承坦具体的科研项目,搞出成绩来!但是文化大革命冲碎了刘宗奇强军报国的梦想。 

    因家庭出身不好,社会关系复杂,在那个极“左”思潮泛滥,“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刘宗奇没有和班里其他同学那样分配到科研单位、军工企业,从事与所学专业相对应的工作,而是匪夷所思地被分配到河北承德一个不足50人的集体所有制的草绳厂。去单位报到时,越走越荒凉,到处都是低矮的草房,没有像样的街道,整条街上没有用餐的饭店,只有一、二个烧饼铺……。好不容易找到了单位大门,只见挂着“草绳厂”、“电表厂”两块牌子,一进大门就是几个大草垛,几排草房……,草绳、草垛、草房,这一切和刘宗奇所学的电子计算机专业形成断崖式的落差,此时他神情恍惚,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冲击,想不到自己竟会被分配到这样一个单位,为军工科技贡献一切的满腔热血,顿时凝固起来。

    以后刘宗奇逐渐了解到一些情况,使他的思想开始转变。该厂书记是个抗日干部,没多大文化,管生产的老同志是参加扫盲班才认识的字,员工的文化水平都非常低。尽管如此,但大家都有改变现状的强烈愿望,他们得到上级支持,从天津电表厂移植了生产钳形电表这个项目,工装设备由天津电表厂提供,员工也由他们培训,又要了几个新毕业的大学生,钳型表项目就上马了,所以草绳厂的大门上又挂了个电表厂的牌子,这些对刘宗奇促动很大。在同工人师傅的接触中,他感到他们都非常朴实,那时知识分子被称为“臭老九”,要接受工人阶级的“再教育”,但厂里工人师傅对进厂的十个大学生都很敬重,没有丝毫歧视,和他们相处没有任何政治压力。厂里对他们这些大学生的工作和生活也都尽力关照,使他从心里感到温暖。他很快调整好心态,决心尽快融入这个集体,和工人师傅们一起干,用自己的知识、智慧和能力去改变厂子的落后面貌,去改变自己的命运。

    那时厂子的生产很多要依靠外协,加工的螺钉还要拿到天津去电镀,很不方便。刘宗奇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他不声不响在废旧仓库里找了一些有用的器材,没向厂里要任何东西,自己动手,制成了一套电镀装置,建立了电镀车间,得到领导和工人师傅赞扬。

    那时厂子生产出来的电表,要拿到天津电表厂检测通过后方能销售,极不方便,对厂里生产发展也是个制约。刘宗奇向厂里建议建立自己的检验室,他找领导说明建出厂检验室只需要买标准表,其它问题自己都能解决。他边说边干,很快把检验室建起来了,完全满足了生产需要,使工厂生产跃上了一新台阶。

    1969年,承德电力局提出能否用钳型表测功率,厂领导把这个任务交给刘宗奇。这件事是因为过去有人在杂志上发表过一篇文章,认为在知道电流和电压的条件下可以采用矢量迭加的方法得出功率,但经多人实验均未成功。刘宗奇凭借扎实的基本功,几天就找出了问题所在,仅用两个月就做出了样品,送到哈尔滨鉴定,效果很好,顺利通过鉴定,结论为“用钳型表测功率,国内首创,国外少见”,传到厂里,引起全厂轰动,产品很快投产,给厂里创造了明显效益。接着他又花了一年多时间,对原产品进行了改进,设计了一款全新的叉式多用表,使新产品的线性度好、一致性好,检测灵敏度高,开启式钳口直接测量更为方便。这款产品在100多人参加的全国鉴定会上,得到了一致好评,鉴定会的结论“具有国内外先进水平”。

    几件事使刘宗奇在厂里的工人和领导心目中树立威信,省厅科技部门也很欣赏刘宗奇的才干;厂领导对他的工作给以全力支持,在全厂职工大会上讲“大刘做的事,大家都要支持,出了问题我负责”。同时,刘宗奇对用知识改变企业的落后面貌,科技强企的勇气和信心也大大增强。不久,一个更大的机遇和挑战出现了。

       由于大型企业对铁路运输大宗物资高效计量的迫切需求,国内已有一些大企业,研究所,设计院开展或者关注称量行驶中货车载重的轨道衡——动态轨道衡的研制。至1976年国内已有两台样机,但都处于早期研发阶段,特别是油罐列车的动态计量还是完全无人涉及的领域。为此,由北京石油设计院提出,经石油部上报,将油罐列车动态计量的课题列入了1976年国家大型关键产品科研计划,并决定由国家仪表总局负责落实。这个项目的难点在于它既是一个具有实时控制能力的自动化装置,又是一台有精度要求的法定计量设备。因为它涉及到铁路,对象是列车,设计者还需要研究并掌握列车在动态运行过程中重量传递的特点和规律。

    国家仪表总局将任务下达给华北组,北京、天津无人肯接,河北省机械厅主动将该项目承接下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看到承德电表厂刘宗奇的巨大潜力。此时,刘宗奇已名声在外,在省里都挂上号了。河北省表态后,石油设计院的几个工程师随即到承德考察,找刘宗奇了解情况听取意见。刘宗奇凭借他扎实的专业知识基础,当场就提出了“采用计算机控制的双台面油罐车动态计量”的设想。当时在国内计算机应用于工业产品还处于初始阶段,他们听到这一超前的设想后,没有计较电表厂极其简陋的条件,立即同意将该项目落户承德。因为是国家级项目,科委、经委、计委都派人到承德考察,都觉得厂子太简陋,怀疑能否搞成。刘宗奇坚定信心,迎难而上,他首先确立了采用计算机进行控制,由计算机识别车辆位置,并进行快速计量的主导思想,为此制定出一套完整的方案,在承德召开的全国众多专家参加的方案论证会上,方案得到专家们的一致赞同。19769月,承德市到北京签了该项目承接书,国家下拨了几十万元项目经费。

    刘宗奇随即迅速组织人员进行攻关。厂领导全力支持。由于该项目要有庞大的机械设备,承德市安排市属红星机械厂配合,红星厂派来了几位工程师参与该项目的研制。刘宗奇以其技术上的魅力和坦诚的态度,很快就把两厂同事团结到了一起,实现了协调一致的高效工作。刘宗奇坚持这样一个工作原则:将组里每个人的能力发挥到极致,把各种工作尽可能地切割分散安排下去,自已则集中精力突破几个关键。经过三年的不懈努力,攻克了当时国内现有的计算机、传感器、AD转换器等关键部件均不适用的难题和列车动态计量全自动识别、对称重信号的有效滤波等一个个技术瓶颈,到1979年,第一个系统终於准备就绪,可以拉到现场试验了。

    现场试验十分复杂,试验场必须有静态标定的100吨大法码和吊装系统,还得有火车头、蒸气吊,五节平板车,近300吨配重,特别是必须拥有能够自由使用的铁路专线。要建立这样一个从静态到动态的标定试验系统并非易事,石油部原来将试验场安排在石家庄炼油厂,但该厂缓建,造成试验场落空。上级机关说,没有办法,只能等。面对这一突发变故,刘宗奇清醒地认识到,项目如果停下来等待,几乎是灭顶之灾。(待续)

 

                                                             山东校友会刘小平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