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克俊教授与数字式指火控技术发展

柳克俊教授与数字式指火控技术发展

柳克俊教授与数字式指火控技术发展

详细介绍

    一般地说,作为哈军工的一位教员,能把“机电式指挥仪”课程讲好、教精,就是好教员。但柳教员却在教好这门课程的同时,“独出心裁”地钻研并在国内率先研制出数字式电子计算机,然后他又率领教研室同志们克服各种困难将数字计算机小型化再小型化,研制出能够装备海军舰艇的第一部数字式指挥仪,实现了武器装备指挥控制的技术大跨越。紧接着,在院系领导支持下,他和教研室的同志们一起,克服了没有教材、缺少教员等困难,于1962年将“机电式指挥仪”专业转化为“舰载新武器指挥”(即“数字式指挥仪”)专业,正在大三学习的许秉信们,有幸成为了“数字式指挥仪”专业的第一批学员。

       既要教好高年级的机电式指挥仪的课程,又要完成“鱼雷射击指挥仪(901)”研制任务,还要突击编写即将开课使用的数字式指挥仪的各种专业课程讲义,柳教员和304教研室的教员们肩上的担子可谓重千斤。可是他们负重若轻,又主动考虑如何将海军武器指挥数字化的问题,他们想到了刚刚成立不久的舰船研究院(第七研究院)的舰载武器研究所——七一三研究所,该所的第四研究室(134室)就是机电式指挥仪研究室。柳教员不辞辛劳地到七院(北京)和七一三研究所(郑州)宣讲数字式指挥仪的优势及其无限发展前景,殷切地希望七一三研究所能够迅速开展数字式指挥仪研究。七院接受了柳教员的建议,于1964年成立了数字式指挥仪研究室(138研究室),随着七一六所从七一三所分离出来,1965138室成为168研究室。1964年,哈军工三系“舰载新武器指挥”专业首批毕业的5833159331班的学员,其中的20名就成为了七一六研究所里数字式指挥仪研制的首批技术人员。

       鉴于这批技术人员都是新手,哈军工又以与七院“协作”的名义继续对他们进行培养。在两年时间内,304教研室将168研究室的全部班底——25名技术人员和14名技术工人分配到研制901的各个岗位。一部指挥仪研制的组织领导、总体设计(硬、软件)、运控、存储、变换、电源、无线电工艺等所有岗位都安排了168室的人员参与工作。这真正地是母校给予168室的集体培训,也可以说,哈军工给168室的技术人员办了一期舰船指挥仪研制配套的“研究生班”。

       事实证明,在1966年底结束“协作”,168室移住河北邯郸成为独立研究室之后,就是以这个班底的分工为骨架迅速发展起来的。在主、客观环境的“逼迫”下,他们自然地成为了技术骨干和不同技术领域的带头人。他们秉承当年哈军工开创我国舰载数字式指挥仪的开拓精神,真正地白手起家,克服令人难以想象的各种困难,实现技术上的层层突破,研制出中国舰船研究院的首台分立式数字计算机,进而研制出小规模组件、中规模组件乃至抗恶劣环境的计算机,相应地研制出舰炮、鱼雷、战略导弹、战术导弹、深水炸弹等舰载武器的射击指挥仪,还创新研制出这些武器的系列指挥仪和综合指挥仪;紧接着,他们就向“武器系统研制”进军,取得了高一层次的技术突破,使七一六所从“指挥仪研究所”上升为“武器系统研究所”;在这些武器的“功能、性能倍增器”研制的同时,他们又瞄准了“作战系统研制与试验技术研究和应用”技术领域,不但研制出多型水面舰艇和潜艇的作战系统装备部队形成了战斗力,而且其作战系统陆上联调试验技术的研究与应用也在国内独树一帜;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他们又紧跟形势发展,积极拓展民品领域的技术和市场开发,使民品项目的产值占据了该所产值的半壁江山。

       七一六所的数字式指挥仪研究室从最初只有几十人迅速发展到200多人,七十年代后期竞将全所转变为“数字式指挥仪研究所”,到八十年代后期,该所已上升为“舰船作战系统研制与试验研究所”。具有1000多人的七一六研究所,成为了海军武器装备重点研制单位,为我国海军装备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纵观我国海军舰载指火控乃至作战系统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历程,哈军工的领导和技术前辈,尤其是柳克俊教授们的引领、推动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上世纪后期,柳教授还多次到远在连云港的七一六所进行学术讲座,指导其弟子们进行技术开拓。最近,已经八十多岁高龄的柳教授又多次打电话,关心716所的民品研制,指导其迅速搭上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列车。

       一位普通的教师,在出色地完成其教学任务的同时,他的眼睛紧盯世界科技先进水平,以他的远见和执着,脚踏实地地推动国家培养人、建机构、攻尖端、见实效,一辈子开拓进取、从不停歇不知累,心中只为国家和军队建设、公而忘私。他的这种精神就是哈军工精神的具体体现。

    柳克俊教授的骄人业绩和崇高品德,永远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

 

                                                          (徐秉信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