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坚

刘伯坚

刘伯坚

详细介绍

革命先烈刘伯坚"一封家书"激励下一代

发布时间:11-08-30

    刘伯坚的故事本应该从《带镣行》开始,从那一封妻子未能收悉的遗书开始,可谁都没想到,在新华路上一家门口贴着“光荣人家”的略显拥挤的两室户内,这位名叫刘豹的七旬老人,从“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评选活动开始,说起了他的父亲——革命先烈刘伯坚。 
    在建军82周年即将来临之际,东方网记者走访了刘伯坚二子刘豹。初见刘老,这位头发稀疏、背略微有些驼的长者翻开手中的报纸,“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评选活动的告示跃然纸上,“039号刘伯坚”成了他递给记者的他父亲的第一张名片。不到500字的简介,在报纸上只不过是“小豆腐块”,在刘豹眼里,却是他父亲一辈子革命事业的缩影。“1935年3月4日,率部队突围时不幸负伤被捕。3月21日,壮烈牺牲,时年40岁。”故事从这里开始。 
    可预见的死亡——坦然面对 
    寄养的三幼儿——寄予厚望 

    按身份证上登记的出生日期——1934年1月1日算来,刘伯坚牺牲的时候,刘豹才刚满一岁。老人所有关于父亲的回忆,都来自父亲生前战友的记忆深处,当然还有那些铿锵有力的诗词和老人看了一辈子、琢磨了一辈子的父亲的遗书。 
“弟于三月四日在江西信丰县唐村被粤军俘虏,押解大庾粤军第一军部。三月廿二日在大庾被牺牲了。”在写给凤笙大嫂的信件中,刘伯坚预见了自己的死亡,然而他用坦然却坚定的口吻告诉家人,“弟为中国革命牺牲毫无遗恨,不久的将来中国民族必能得到解放”。 
    刘豹告诉东方网记者,曾有父亲的老同事在看到父亲遗书时,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原因很简单,刘伯坚遗书上的字迹和他平时办公时的字迹没有任何区别,难道他真能如此坦然地面对这可以预见的流血牺牲? 
    刘伯坚的遗书大部分内容详细记录了豹儿、熊儿寄养家庭的情况,留下尽可能详尽的线索,只希望大嫂将“熊豹两儿均设法收回教养”,甚至他特别嘱咐诸幼儿“迟至三十岁再结婚”,“以免早婚多儿女累,不能成就事业”。 
    十八岁前上学,十八岁后入工厂为工人,这是刘伯坚设想的三幼儿的人生路,所谓的事业不是大富大贵,不是功成名就,而是“继续我的志向,为中国民族的解放努力流血,继续我未完成的事业”。70多年过去了,刘豹再次读起这段话,声音中仍满是激动,透着异常的坚定。 
    最后的“情书”——革命敬礼 
    几十年后聚首——承先启后 

    “十二时快到了,就要上杀场,不能再写了。”牺牲的前一天,刘伯坚应该是彻夜未眠,他把自己最后的心声写给了他的爱人——时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秘书、机要科科长的王叔振,刘豹的母亲。在给凤笙大嫂的信里,刘伯坚这样写道,“这封信须要给叔振同志一阅,可能已到沪了”。 
    “你不要伤心,望你无论如何要为中国革命努力,不要脱离革命战线,并要用尽一切的力量,教养虎、豹、熊三幼儿成人,继续我的光荣革命的事业”。淡淡的安慰和嘱托,是刘伯坚留给妻子最后的“情书”,可他没有想到,这封王叔振“必能见到”的绝命书,最终还是没能送到妻子手中,这个“最后的革命的敬礼”随着王叔振在闽南长汀牺牲,永远地留在了信笺上。 
    说到这里,刘豹取出了他和弟弟刘熊生编撰的《刘伯坚画集》,翻到父母结婚照的那一页,许久没有说话。照片上邓小平、冯玉祥、于右任、杨虎城、邓宝珊……都是他们感情的见证人。“王叔振同志善于演讲,写得一手好字,她和伯坚同志志同道合最终走到一起,他们的婚礼十分简单,就连伯坚同志身上的西装都是邓宝珊夫妇帮忙置办的。” 
    还有那张“抱约”。撕开两半的“承先启后”,原本应该是王叔振认回熊生的凭据,却成了三兄弟相见的信物。1979年,在三弟熊生家里目睹那永远无法完整的一页时,第一次聚首的刘虎生、刘豹、刘熊生抱头痛哭。 
     默默无闻奉献——精神传承 
   《带镣行》谱曲——历史不能忘 

    “带镣长街行,蹒跚复蹒跚,市人争瞩目,我心无愧作……”每每读起这样的诗句,破败的大街、哐当作响的脚镣和挺直的脊梁成了脑海中最常浮现的一幕,鲜明的对比让刘伯坚视死如归的坦然和身为革命者的自豪在几十个字里回荡。然而,翻开刘豹珍藏的三本相册,另一种感动跃然眼底。 
    《带镣行》被刻在龙华烈士陵园内的一块大石上,金色的诗句前是刘豹为不同的对象讲述这段历史的背影,风雨无阻;2008年汶川大地震,他毫无犹豫地捐款数万元;2010年上海世博会,他以“世博会选定了上海”为题写了厚达16页的演讲稿,呼吁大家关注世博;厚厚两盒子的荣誉证书,他独看重“优秀共产党员”的那一本,他说,这是大家选的……作为一个七旬老人,刘豹用自己的方式传承着父辈的革命精神,在历史发展的浪潮中,散发着自己的光和热。 
    刘豹托朋友找到了知名影视女作曲家刘雁西,为《带镣行》谱上了曲子,不同的调子,同样的内容,对于谱子的演绎,曲作者用了简单的两个字——“坚定”。采访即将结束时,刘老将两首曲子的简谱送给了东方网记者,他说,刘伯坚为革命事业做的贡献很大,他说,如果这次的评选活动刘伯坚同志能评上,你们到时候一定要把这首歌唱得响亮,他说,革命的精神需要代代相传,革命人的气势也要代代相传,他说,革命的胜利来之不易,承上启下的人们,历史,不能忘。 
附刘伯坚简介: 
    刘伯坚(1895-1935),男,汉族,四川省平昌县人,中共党员。 刘伯坚早年曾就读于川东高等师范学校、成都高等师范学堂。1920年赴欧洲勤工俭学。1921年与周恩来、赵世炎等人发起组织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1922年8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曾任中共旅比(利时)支部书记、中共旅欧总支部书记。1923年底入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为中共旅莫支部和旅莫共青团负责人。1926年8月回国,按照中共中央指示,应邀在冯玉祥部任国民军第二集团军(原西北军)总政治部副部长。后任中共湖北省委组织部长,江苏省委常委、宣传部长。1928年,再次被派往苏联学习军事,并出席了中共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1930年回国到中央苏区,曾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并担任苏区工农红军学校政治部主任。1931年底,参与领导和指挥了国民党第26路军宁都起义,并担任由起义部队改编的红5军团政治部主任。1932年5月至1934年1月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总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并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中央红军长征后,留在苏区坚持斗争。1935年3月4日,率部队突围时不幸负伤被捕。3月21日,壮烈牺牲,时年40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