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哈军工第一次分建

哈军工第一次分建

     哈军工的第一次分建是自觉的,也是主动的。这一次分建,既是为了满足各常规军兵种不断增加的维护使用工程师的培养要求,更是为了哈军工能够集中精力培养研究设计制造工程师和国防尖端技术领域的高级人才。这一次分建,既体现了哈军工为国防科技事业更快发展的前瞻思维,也体现了哈军工这颗种子为国防现代化开花结果的博大胸襟。这一次分建,为中国高等军事技术教育体系的形成起到了奠基性作用,在中国高等军事技术教育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这是哈军工真正的“大”结局。

      1.构建高等军事技术教育体系

        哈军工建设之初,全军集中力量建设一所综合性的军事工程学院,是当时我国经济实力和技术实力都不够的情况下,各军兵种没有条件分别建立高等技术院校所采取的举措,所以在哈军工筹建方案中即明确了各系应尽量包括未来各军兵种教学组织的基本雏形,在条件基本具备时单独成立学院。

        在陈赓给中央军委的分建报告中指出,由于我军技术装备和科学研究工作的迅速发展,工程技术干部的需要量日益增大,哈军工的发展已不能满足各军兵种的需要,只有“把维护使用工程师的培养任务移交各军兵种”,“适当扩大招生名额”,才能“迅速满足各军兵种维护使用方面的大量需要”。陈赓提出,将哈军工的炮兵工程系、装甲兵工程系、工程兵工程系和防化兵专业移交有关兵种,并入指挥学院,其余各系仍留在哈军工。按照这一思想进行调整建设后,中国高等军事技术教育的格局变为:培养研究、设计、制造工程师的学院一所,即哈军工;为导弹技术培养维护使用工程师的学校三所;为空军、海军培养飞机、舰艇维护使用工程师的学校二所;为炮兵、装甲兵、工程兵培养维护使用工程师的学校三所;为防化兵培养维护使用工程师的学校一所。

        哈军工的这一次分建,对军队的现代化建设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自然得到中央军委和各军兵种的赞同。当初,哈军工人在冰天雪地的北国哈尔滨筹建全军第一所军事工程技术院校是为了国防现代化的使命使然,今天,哈军工人将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几大工程系,一下子都分给各军兵种独立建院,这也是国防现代化的使命使然。时任哈军工副院长刘居英在回答各军兵种领导“心痛不心痛”时说,“哈军工的成立是依靠全军、全国的支持,现在军工已有了相当的规模,我们有条件回报全军,帮助各军兵种建立各自的高等技术院校,理所当然,义不容辞啊。炮兵、装甲兵、工程兵三个工程系分出后,全套教学设备统统移交给新建的兵种工程学院使用,教材我们也全部供给。”

        在分建过程中,哈军工明确了几条原则:人员设备属于哪个系,就由哪个系全部带走;人才培养不能受影响,学员和专业课教师全部跟着分出的系和专业;基础课教师支持最急缺的,以后再为分出单位培训等。要求各系领导以大局为重、搞好团结,尽量考虑各军兵种院校的困难,在师资、设备等方面尽量满足需要。从这些细节可以看出,哈军工的第一次分建,就“像一个充满生命活力的母体,把她的能量分给即将离开她的新的子体。”不仅处处体现出哈军工的高姿态、高风格,更是体现了哈军工以祖国需要为第一需要、国防需求为第一使命的大气度、大胸襟和崇高精神。这次分建,是哈军工“大”结局的开始。

        按照分建方案,哈军工炮兵工程系及系属军械研究所迁往武昌,与武昌高级军械学校合并,建立炮兵工程学院。由于种种原因,炮兵工程学院在经历了“西安基建、武昌落脚、沈阳上课”的三地办学的两年多艰难过渡期后,东迁南京孝陵卫,才逐渐进入平稳发展期,现为南京理工大学。

        按照分建方案,哈军工装甲兵工程系迁往西安,成立装甲兵工程学院。虽然学习、生活和工作的条件极为艰苦,但哈军工人依然乐观、以苦为荣、坚守岗位,为了保证教学工作不中断,由于房子不够用学员分布在多个地方,教师每天骑着自行车在黄沙飞扬的土路上奔波数公里给学员上课,始终坚持“艰苦奋斗、团结建院、边建边训”的方针办学。后迁往北京,现为解放军装甲兵工程学院。

        按照分建方案,哈军工工兵工程系迁往西安,与长沙迁去的工程兵学校合并,建立工程兵工程学院。由于教学大楼尚未动工、学员宿舍尚未封顶,学员睡课桌、教员睡牛棚马棚,没有教室、桌椅就在树林里上课,但始终坚持“艰苦奋斗、自力更生、团结一致、勤俭办院”的方针办学。后迁往南京,现为解放军理工大学工程兵工程学院。

        按照分建方案,19606月,在炮兵工程系迁出后留下的三个防化兵专业的基础上,哈军工防化工程系正式成立,设化学战剂、化学兵器、化学防护、剂量探测、原子防护5个专科。19618月,按照中央军委的要求,防化工程系迁往长春,成立防化兵学院。后迁往北京,现为解放军防化指挥工程学院。

        在上述四个系分建的同时,哈军工还帮助空军、海军、炮兵各筹建了一所培养维护和使用技术人才的工程学院。1962年初,海军工程系的海军炮、舰炮指挥仪、鱼雷、水雷、舰船消磁等5个专业和空军工程系的机场建筑、气象等2个专业分别调整到海军和空军。这次分建,哈军工先后“共分出27个专业、541名教师、282名实验室人员及全部教材设备”。这次分建,“哈军工只剩下23个专业,教师由原来的1300名左右减少到700名”。这次分建,使我军培养技术干部的体制形成三级:中级技术学校培养一般技术干部,分建后成立的军兵种工程学院培养维护、使用工程师,哈军工专门培养研究、设计、制造工程师。至此,中国高等军事技术教育的完整体系基本形成。

       2.坚持尖端集中的分建理念

         作为哈军工的领头人,陈赓时刻关注着国外军事科技发展的动态,一直在冷静思考哈军工办学的发展方向、培养目标等重大问题。面对日益复杂的国际形势,面对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面对西方现代化的军事步伐,如何集中精力办好尖端专业,如何实现培养目标从维护使用工程师向研究设计制造工程师的转变,这是哈军工在历经六七年的发展后必须解决的根本问题,这不仅关系到哈军工未来的发展方向,更关系到哈军工能否肩负起实现国防现代化的历史使命。

        在陈赓给中央军委的分建报告中指出,“今后无论尖端或常规,所需工程技术干部数量都会增长很快,全军只办一所综合性学院无论如何不能满足需要,势在必分。”从国防现代化的长远目标出发,哈军工在尖端技术人才方面的培养任务必须不断扩大。如果继续按照现有办学方向发展,既要培养各军兵种需要的维护使用工程师,又要培养研究设计制造工程师,就一定会削弱哈军工在尖端技术领域的发展。只有把维护使用工程师的培养任务分出去独立办学,哈军工才有能力去发展尖端技术,专心培养研究设计制造工程师。由此,陈赓提出了“尖端集中,常规分散”的分建理念。这一分建理念,无论是对于构建全军高等军事技术教育体系,还是对于发展尖端国防科学技术,实现国防现代化,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分建后,“可以把提高和普及结合起来,既能迅速满足维护使用方面的大量需要,又可以培养一批基础理论较为雄厚的较高级的研究设计人员,作为今后继续发展尖端技术的骨干。”这就是当时陈赓对于哈军工分建的战略思考和战略设计。

        按照“尖端集中,常规分散”的分建理念,哈军工将保留空军工程系、海军工程系和刚刚成立半年多的导弹工程系,新建原子工程系和电子工程系。关于尖端集中的问题,陈赓早就有打算。在1955年冬天钱学森回国后第一次访问哈军工时,陈赓便已定下设置导弹专业进而建系的决心,“我回国搞导弹,第一个跟我说这事的是陈赓大将”。于是,1956年的夏末,哈军工就开始招收导弹专业的学生,该专业暂时置于炮兵工程系。1957年的夏末,哈军工就向中央军委提交了《关于军事工程学院导弹专业组织计划的报告》并很快获得中央军委批复,同意建立导弹专业。19583月,哈军工在空军工程系设第7科,即导弹原子科,作为正式成立导弹系和原子系的过度。1958年秋,哈军工正式从全国招收第一批导弹和原子弹专业的学生。1959123,著名科学家钱学森第二次专程来到哈军工,为导弹工程系成立后同五院的合作问题交换意见,并为空军工程系7科的教员和学员做《火箭技术的发展》专题学术报告。他说,五院是一翼,哈军工的7科也是一翼,“有这两翼,中国的导弹一定会很快飞起来的。”1959215,中央军委批准哈军工正式成立导弹工程系,下设弹体发动机、自动控制、无线电遥控遥测、飞行力学和射击原理、特种武器5个专科。

        按照“尖端集中,常规分撒”的分建理念,1961年秋,在刚成立不久的导弹工程系原子科的基础上,合并海军工程系的核动力专业,成立了原子工程系;集中空军工程系、海军工程系、炮兵工程系中的雷达、无线电专业,成立了电子工程系,包括雷达、导航、无线电、电子计算机等专科。在哈军工的分建过程中,钱学森曾建议再设一个技术数学或工程数学系,下设计算数学专业和运筹学专业,计算数学专业主要为国防科学技术培养使用电子计算机的程序设计人员和战术计算机械化人员,运筹学专业主要为国防科学技术培养武器使用理论、战术计算理论、后勤物资调度理论人员。这一建议得到了陈赓的认同,并要求哈军工着手建设,1966年,哈军工成立了电子计算机系。此时的哈军工,真正成为了我军尖端科学技术人才培养的摇篮。但是,这样大规模的调整分建,对哈军工而言是“伤筋动骨”的,尤其是在各种“运动”“斗争”依然的严峻形势下。哈军工号召“老系帮新系”“老系带新系”,时任哈军工副院长刘居英指出,“这是学院的非常时期,是决定性时刻,成败在此一举。”要求全体师生员工务必自力更生、发愤图强,以艰苦创业的精神和开天辟地的干劲,千方百计完成哈军工的新建任务。

        按照“尖端集中,常规分散”的分建理念,哈军工新扩大64个专业,需要教师1600名,学院缺额900多名。师资严重缺乏成为哈军工新建扩建后的最大困难,请求国家调拨559名大学毕业生作为师资培养,但只批准140名,实到120名。为了解决新建扩建中的这一极端困难,哈军工经中央军委批准,从第三、四、五、六期学员中选拔了432名优秀的“青苗”,分到各系的专业教研室和教务部所属各基础课教研室培训,边学边教。对于新建的尖端专业,教材极度缺乏成为摆在哈军工人面前的又一大困难。由于没有技术资料,有的教师在图书馆蹲点半年,从大量国外期刊中“淘金”,点点滴滴收集公开资料,集腋成裘,才编写出原子工程的专业教材;有的教师从研究苏联卖给我们的地对空导弹无线电控制系统说明书和线路图开始,最终编写出无线电控制系统的专业教材。无论怎样艰难,哈军工没有退缩,按照新的为国防现代化培养研究、设计、制造工程师这一目标和定位,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开始了新的伟大征程。

                                                       王永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