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空军工程系学子回忆唐铎主任

空军工程系学子回忆唐铎主任

    我接触过多位空军工程系的学子,他们谈过不少唐铎将军的往事。

  唐铎同志1925~1953年在苏联空军学习、工作了28年,先后在六所空军院校学习,担任过飞行员、军校主任教官、飞行团副团长,他受过严格的正规训练,飞行技术娴熟,具有优秀的军人素质。

  19534月,唐铎归国后协助陈赓院长创建军事工程学院,担任空军工程系主任十一年。他是内行领导,治学严谨,把空军工程系建成了哈军工第一大系;他治军严格,把空军系学员的军容风纪整训得全院闻名。学员课间队列行进时,唐主任经常站在路边,看到哪个队伍不整齐,他就喊“立正”,要带队班长重新整队出发;他还经常带人突击检查卫生,消灭死角。星期天学员外出时,他常坐在宿舍门口,看到军容不合格的,就要求照镜子自查,整理合格了才让出门。

  1954年夏,第一期野营训练在柞树林训练场进行,唐铎出任野营训练司令员。他为了锻炼学员顽强的意志和强健的体魄,要求男生越野跑时要赤膊,收操后洗冷水浴,这也是他在苏联长期军旅生涯养成的习惯。他年过半百,每天早上和学员一样出操,赤膊长跑,以身作则。空军工程系二期学长姚职中回忆说:“我就是唐铎野营训练的那批学员之一,一开始赤膊跑,洗冷水浴,我们都不习惯,还怕感冒。在唐铎带领下,坚持了一段以后,就习惯了,身体也强壮了。”

  200011月,我带原八系本科生到株洲南方航空动力机械公司(航空部331厂)实习,请来该厂著名的数控专家周定伍副总工程师给学员讲课,他看到我们学员自始至终挺拔的军姿和整齐的队形,大加赞扬。他说:“我是北京航空学院毕业的,向往哈军工,你们国防科大是哈军工的延续,我们公司有不少哈军工毕业生,他们的素质都很好。我们的总经理陶光孟是哈军工61级毕业生,我和他共事三十多年,发现他从来就没迟到过,无论是开会,还是上班,仅此一点我就很佩服。”后来我和陶光孟校友闲聊时说:“你们有同事说你从来不迟到。”他笑了,说:“这要得益于唐铎主任的教育。有一次全系开会,我们班迟到了,唐主任很生气,让我们到一边站着,班长小声嘀咕了一句:‘就一分钟。’唐主任听见了,大声说:‘一分钟!你知道一分钟飞机能飞多远吗?你知道一分钟战场上能有多大变化吗?’唐主任的话我记了一辈子。”

  第六期学长李云峰毕业后到沈阳飞机制造公司当军代表,他说:“1965年的一个周日,我和几个老同学相约去辽宁大学看望老主任唐铎,唐铎非常高兴,夫人唐瓦柳端上茶水、糖果招待,唐主任还叫出他的两个儿子和我们见面,要他哥俩叫我们‘叔叔’,其实我们比他哥俩也大不了几岁,弄得我们怪不好意思。唐主任仔细询问我们毕业后的工作和生活,鼓励我们好好干。回来的路上,有同学说:‘你们看,唐主任家的孩子多有教养!’”

  唐铎将军早在19831120就去世了,离开我们三十五年了,空军工程系的学子们谈到唐主任,都深深地怀念他,充满着敬意,这就是“口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