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我的导弹情结

我的导弹情结

    什么是军工精神?可能谁也拿不出一个很确切的答案,但是每个军工学子心里都有自己共同的认知:那就是一是要忠于党,忠于国家;二是艰苦奋斗,执着奉献;三是实事求是不留须拍马。且不说导弹系出的特大人物,国部级,上将等,就是我们导弹系65级的的那些没念过几天大学课程的却一直在弘扬哈军工精神,做出不凡成绩和贡献的我们年级的大学同学们。我们系65级出了5名将军(高学敏、张光东、余鲁生、兰小石、霍玲)其中一名女将军霍玲。国防科工委的周玉兰司长。在航天和导弹科技领域里出了不少知名人物王永汉、吴寿江等,还有很多航天科研项目里默默无闻的技术领军人物王娟娟、张玉琴等、以及在工厂、基地、院校、部队、企业、公司里做出贡献的同学们。还有从事教育工作和从事军事理论研究及校史研究编拟多部著作的吴新明和胡修林教授等等。我也是他们的其中一员,和大人物取得的成绩比不了,但是有一点可以宽慰的是,我毕业后一直从事我热爱的导弹工作,为海军舰艇部队导弹装备战斗力建设尽了一份应尽的力。对得起军工对我的教育和培养,对得起军工精神的熏陶。

  70年我从学校毕业后分到北海舰队新兵训练、下放改造、支左用去了两年时间,以后一直在北海舰队后勤部军械处负责导弹和导弹技术阵地装备的管理和技术保障。85年整编后,在北海舰队青岛基地装备部武电处负责导弹舰面武器系统装备的技术管理和保障工作,一直到2005年退休。

  从事舰艇导弹装备保障工作35年,这三十五年正是我海军经历了从弱到强,从小到大的过程。我亲眼目睹、亲身经历舰队的变化。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的飞跃发展而自豪和兴奋。入伍30多年来,先后参加各级组织的演习保障任务,担任重大任务牵头人30余次,保障了200余枚导弹的发射,发射成功率达99%,命中率90%以上。完成科研项目10余项,其中4项荣获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荣获四等奖。先后6次荣立三等功,多次被评为舰队优秀共产党员、先进科技工作者。《人民海军》、《解放军报》、《人民日报》等军内外新闻媒体都曾予以报道,还曾多次当选为基地舰队党代表,当选为海军九大代表。回顾走过的路,感受很深,我忘不了我的军工,我的导弹系,我的同学们和我走过的导弹路。

       一、命运让我考上了军工导弹系

  上军工是我的选择,分到5系(导弹工程系)是学校的安排,没得选择。但是我喜欢这个系,我喜欢我的专业。

  我一生中都因为父母工作的变动,每个学习阶段都要转两次学,每次因转学都从考上的重点学校转到不知名的学校。高二就是从西安重点高中陕西省女子中学转到了北京27中。这是一所故宫东华门外不到100一所皇城根边上,离王府井只有1000的学校。上学的学生基本都是皇城根旁边与宫廷有关系人的子弟。我们班只有4名干部子弟,同学对我们都是另眼看待,教学质量特差,没有理想,七年没有人考上过一类大学里的重点大学。所有这些都没有动摇过我上军队院校的决心。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努力学习考上军队院校。高中毕业填写志愿时,我所有的志愿都填的是军校。一类志愿哈军工、四医大,二类志愿二医大。没想到我竟然考上了哈军工,我们高三两个班其他同学没有一个考上一类大学的,考上二类大学的也只有四分之一。老师们祝福我。上军校的愿望终于如愿以偿了,我高兴的一连几个晚上都没睡着觉。妈妈为了奖励我,还专门请我看了一场空政文工团演出的歌剧江姐。

  来到了军工,开始了军校生活。一个学期的军训很快就要结束了,结束前排长在做思想工作时说有些同学们对分系和专业很关心,都想分到5系,希望大家服从安排。原来进了军工还有这样的选择,我原本不知道军工的各系是学什么的,现在知道了,5系是学导弹工程的,是我最想学的专业,我不具备走门子的资本和路子,我也不知道我的录取分是多少,能不能分到5系,只能服从安排。没想到我竟然分到了导弹工程系65562班,但我并没有感到特别高兴,因为军工哪个系都是尖端都不错,只是导弹系更接近我的理想。

  四年的文化大革命,浪费了我们学习的大好时光,把我们这些比清华北大录取分数线还要高的高考尖子,胸怀大志的同学们从山顶打到了谷底。大家经过几个月短暂的复课。被分配到工厂、基地、部队、研究院,开始了人生艰难的历程。我们六五级学员成了文化大革命的一代牺牲品,也成了各个单位最瞧不起的最后一届老大学毕业生。我们戴着没有文化的臭老九的高帽子和纠结的心情奔赴各自的岗位。我被分到了海军北海舰队。分到海军我很高兴,但是将来干什么一无所知,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吧。

       二、执着使我选择了导弹工作

       分到部队后也和上军工一样在训练团与分来的全国各大学生一起进行为期3各月的新兵训练。队列、射击、拉链,紧急集合,基本动作一个不落。所有科目训练成绩最好的当属我们军工毕业生。紧急集合第一名军工的陈新民,第二名军工我戴敏民。三个月的训练结束前,我们学生连排了不少节目样板戏“十八棵青松”、舞蹈“大刀进行曲”,话剧“分配”。话剧的内容是我们大学生对分配理想的追求和向往。对最想去的部队充满了青春的幻想,大家最想去的是舰艇部队。如能在驱逐舰,快艇,那才是真正的海军。最不想去的是后勤部队,屁股后面挂了一串钥匙,整天和仓库打交道。本来只是一场节目,谈谈自己的活思想和理想而已,并没有涉及服不服从分配的问题。没想到演出后指导员狠狠的批评了我们,说你们这些大学生思想太复杂,真应该好好锻炼。结果我们九连十连的男生和女生,大部分分到了北海舰队航空兵、导弹团、旅顺基地和快艇部队,还有六名上海交大的同学分到了驱逐舰一支队。剩下的我们连的十八名男生和我们三名女生分到了大家都最不想去的舰队后勤。也就是后来我们自娱自乐说的十八颗青松和阿庆嫂们了。分的工作真有点抬不起头,我们二十一名后勤战士互相勉励着到后勤报道去了。这十八颗青松有一半是我们军工6465级的毕业生。报到后就分到197工地去给核潜艇打坑道了,他们吃的苦是最多,屁股后面没有挂钥匙那么舒服,拿得是镐头,戴的是安全帽。整整挖了2年多山洞。我们三个女生分到了益都(现在的青州)海军402传染病医院下放锻炼,先都在生产班种地,全医院的医生和护士每人都要轮流到生产班劳动一个月。他们大多是老大学生,所以我们和他们都相处的很好。半年后我们三人就分开了。一个到干部灶帮厨,一个做豆腐,我喂猪。一年半的锻炼结束了,但是我在医院锻炼的最大收获是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锻炼结束前医院的葛院长找我们三人谈话,考虑到你们有扎实的高中文化基础,准备送你们到医训班学医,想培养你们当医生,不知你们什么意见。我当即表示,我不改行,我要从事武器专业,军工毕业就是不忘初心。另外两位经过考虑也表示了同样的态度,然而分配到其他基地医院锻炼的其他学校的女生全部改行当医生了。由于态度坚定,后勤部把我分到了军械科,分管导弹,我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我们科人较多,编制少,很多同事没有编制,命令在仓库,人在科里工作,我倒反而下了个军械科导弹助理员的正式命令。那十八棵青松此时也被一窝端到了我们科分管组建的栖霞导弹修理厂去了。

  那十八棵青松里最后也出了一名将军,当时我们处里推荐的军工364级的段旺到海后军械部导弹科工作,后来当了海后军械部部长,最后与高学敏一起,在海军工程学院当副院长,直到退休。一起毕业分到北海舰队的军工65级学员出了3位将军。高学敏,段旺和曾晓安。而分到驱逐舰一支队的6位上海交大同学,早就打了退堂鼓,没干几年就转业了,我们军工的坚持下来了。

       三、坚持没有离开过导弹保障岗位

       我一生在工作中有三次机会可以调离我现在的岗位。

       第一次是我爱人曾晓安83年调到山海关机场,海后军械部的部长说,小戴如果你想解决两地分居的问题,我们可以出面把你调到海军后勤秦皇岛办事处。的确当时要调的话,只要领导一句话就能实现。我想还是留在舰队,从事我喜欢的专业,我舍不得离开我的单位,我的工作,这一下又干了十几年。

    第二次是海装吴学明付部长在一次出差中看中我,想调我到海军机关去,也就是后来霍玲工作的单位。并发出了商调函。我们部的吕部长问我,小戴北京来函要调你到装备部导弹处了,你什么意见,当时我比较喜欢我从事的工作,对机关工作任务不了解,最后选择了留下。

    第三次是85年整编时,军械处一部分管舰艇导弹武器装备的同志整编到装备修理部,一部分管导弹、鱼雷和弹药的同志留在后勤部,按说我是应该留在军械处的,由于那位管舰艇导弹武器装备的同事不愿意去,而整编过去的人只有舰炮和水武专业的,没有管导弹装备专业的。领导征求我意见,我同意了。过去后我们处由舰队原五个处合并过来的。工作关系很不顺。当时我母亲离休后安家在上海,想让我调到东海舰队工作。我们处长对我说了一番话,小戴你应该留在青岛,到东海舰队后,你有可能脱离专业,不能干本行,这里有你熟悉的同事,熟悉的部队,基础好,更适合你。后来我仔细一想,是啊,在北海舰队从机关到部队,到每一艘舰艇的干部和战士到修理厂,大家都认同我,工作关系顺。轻车熟路。我又一次选择了留下。我取得的绝大部分成绩就是在85年以后取得的。也为后来顺利调技术4级奠定了基础。

四、努力学习提高专业技术水平

    我没有像65级有的同学那样,获得了回炉学习机会。但是因工作需要,获得了两次极为重要的学习机会,73年在南京海军二炮院学习了三个月,89年到法国学习了4个半月。时间虽短但收益匪浅。在工作中头上戴着正式编制的帽子,没有真才实学的本事,总有抬不起头的感觉,在单位说话不硬,底气不足。

      73年机会来了,领导很关心我,送我去海军二炮院学习。三个月学完了三年的课程,学员中一部分人听完天书回单位了。我学完了,消化了,受用了一生。成为我为部队舰艇部队的导弹武器装备的保障和战斗力的形成的知识基础。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己。76年在旅顺执行任务时,组织国家六七个工厂的技术人员和军代表对几十枚导弹为期6个月的维修,结果我们只用了三个月就完成了。这下科里老同志看我就开始顺眼了。有些重要任务也放心让我去做了。

    第二次机会是89年,为了二院研发海红七的需要,和052舰装备研制的需求,要从法国引进两套海响尾蛇系统,当时我是付处长,领导征求我意见,我决然放弃副处长职务,改回工程师赴法国学习。我们这个培训组一共有13人,有机关的,有二院的、有基地的,有维修厂的。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我对舰空导弹有了深入的了解。舰空导弹的技术含量比舰舰导弹的高多了,保障难度也大多了。总之两次学习受益匪浅。

五、我的导弹工作   

      85年整编前,我们导弹科有7人负责舰队的导弹装备,85年整编后导弹不归我们管,但是几十艘舰艇上百套舰载导弹装备只有我一个人管理,难度和强度的确很大。凡是装有导弹的装备都是作战舰艇,要求在航率、完好率,可使用率都很高。部队和首长都非常重视。所以装备保障工作来不得半点马虎。一生中组织参与了重大演习几十次,基本都是圆满完成的。海军司令张定发在北海舰队当司令时,还亲点给了我一次三等功。丁一平司令每次演习前也很重视我对装备工作的建议,只要在现场见到我就要过来问问我的建议。现在的沈金龙司令当时是驱一支的参谋长,也说过只要戴工提出装备维修和系统调试需要调动舰艇泊位,我们全力满足。所以我也有作为一个普通技术干部经常参加基地和作战会议的殊荣。多次配合完成海装的装备试验任务。由于我们舰队装备保障的比较好,得到海军机关的信任,所以海军装备部经常把一些导弹装备的试验任务交给我们完成。霍玲在位时征求我的意见后,就将部分海红七的舰艇试验,导弹的超视距试验,后来的鹰击83导弹的批检任务交于我们,我们都顺利的完成了。记得导弹的超视距引导导弹试验命中目标后,三院通报表扬了试验任务。当然他们忘了我们的支持和付出,没有提及我们,但是当天晚上霍玲给我打了电话表达了感激之情。在导弹装备日益复杂的情况下,如何实施导弹的战时舰艇前线的保障,光靠地方厂所是不行的,部队必须要建立一支过得硬的高技术水平的自我保障队伍,我在工作时,抓了这项工作,培养了一支舰空导弹维修技术队伍,在军械修理厂建成了舰空导弹维修中心,这个中心在海军最早实现了海红七的自主保障和完成中修等级的任务,并多次承担南海东海的技术保障和修理任务。这支队伍后来也成了海军多型舰空的保障骨干。

    我从事部队导弹保障工作35年,得到了不少荣誉,也受到了部队指战员的认同和尊敬,圆了我的导弹梦。我可以自豪的说我无愧于哈军工导弹工程系的毕业生。

                                                                                                                    戴敏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