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追寻之旅

追寻之旅

       2017 11月南京校友会组织了川西、成都之游,这次除了去西昌卫星发射基地让未曾观看过发射的校友们圆梦外,更希望能追寻我们2016年在珠海航展看到的首次对公众亮相的国之利器--第五代战斗机诞生和研发之地。

西昌

    根据李文刚校友提供的信息115号可能西昌基地有发射任务,但卫星发射是与气候条件密切相关的,有时会提前、有时会推迟,我们2014年在酒泉就遭遇过这样随机的临时变化,要不是我们运气好,险些错过观看发射。因此我们提前于113就飞到了西昌,第二天处于等待期,旅行社组织我们去参观了富有魅力的西昌。

    西昌不但以中国航天城而著名、还是川南旅游胜地,有“月城”、“小春城”的雅号,而且还是我国最大彝族聚居区,凉山彝族自治州的首府。因其“养在深闺人未识”和略带几分神秘感的独特的少数民族历史文化气息吸引了我们这些游过许多大山大水的军工同学。这一天恰逢马拉松比赛,我们绕开了热闹,去往幽静的泸山。这山,滨临“西南明珠”邛海,与西昌城区连成一体,山、水、城尽收眼底。到了这里,我们理解了什么是国家森林城市,随时可见的参天古木、随处可遇的不怕人的猴子、曲曲弯弯的小路和满地的落叶,这一切令人心旷神怡。

    没想到在这深山巨树中还屹立着一片风格独特的建筑群,这是当今全世界唯一反映奴隶制社会形态的专题博物馆--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直至1956年,凉山的彝族同胞们还生活在奴隶制度下,十分落后。之前,我们只听说过黑彝是奴隶主贵族,白彝是奴隶平民,参观了奴隶社会博物馆才知道历史上彝族的等级与阶层远不是这么简单,凉山彝族内部分五个等级: 在清末民初,分布如下:兹莫占1%,黑彝(诺合)6.9%,白彝(曲诺)约50%,阿加33%,呷西约10%,而且这只是血统上的划分。各等级的政治、社会、经济地位可以分离。比如土司,只是一种朝廷封予的政治地位,毕摩(祭司),是知识分子,担任人神鬼之媒,享有崇高社会地位。白彝与外界、尤其与汉人的民间交往比较多,学到了先进的农业技术,比较繁荣。而黑彝多数居住在山里,交通不便,坚守纯粹血统,与外族接触少,生产力低下。这些都距离我们这么遥远,这么神秘,也使我们想起了长征途中一个传奇故事——刘伯承与小叶丹……大家饶有兴致,以至于走散了。还未尽兴,旅行社就催促大家去往下一处景点邛海(跟旅行社就总是这样无奈)。好在邛海是一更美妙的地方,邛海是四川省第二大高原湖泊,据说,《马可.波罗游记》中有如下描述:“碧水秀色,……美不胜收,其气候与恬静远胜地中海,真是东方之珠啊。”那天正值马拉松赛事结束后的帆板表演,洁净碧蓝的池水,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确有“明珠”般的神韵,配上丰姿多彩、变幻无穷的帆板真是美不胜收,爱摄影的校友们兴奋地拍个不停。

    第二天仍在等待发射消息,沉浸于对邛海的迷恋中,校友们再度游邛海,畅游了邛海的湿地公园美景,居然完胜南京的任何一片湖区,大家惊叹祖国之大、之美,真是处处赛江南啊!

    终于,有了晚上发射卫星的明确消息,校友们都如执行任务般严阵以待,与酒泉基地不同的是,西昌发射基地是藏在深山中,印象深刻的是在黑暗中随车颠簸了很长很长的时间,穿越了一重重的大山,四周漆黑一片,偶然能看到远处一点点惨人的灯光,很是荒凉。不料,我们迷了路,还好,最后赶到了观众台,远处观看到了卫星的成功发射。虽然未能近观发射的全过程,有点遗憾,但也切身体验了航天人工作及生活环境之艰苦,值了。

往成都途中,川西之游

    第二天,我们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秀美而略带神秘的西昌,开始往目的地成都进发。

    川西的壮美是出了名的,我们这些爱旅游的校友们决不想错过沿途的好风景,因此有些小小的绕道。我们这三天的路线是西昌—石棉—磨西—海螺沟—康定—木格措—泸定—成都,一路穿山越岭,但路却大多是高速公路,尽管渺无人烟,但丝毫没有穷山恶水的感觉,因为每天飞驰在现代化的公路上,穿越一座座大山(有的隧道长达10公里),跨越一条条河流、一处处万丈深渊,还目睹经过了享誉世界的双S弯大桥,万分感叹筑路人的神奇力量和祖国的飞速发展。

    我们两次过红军长征途中著名的英雄之桥--泸定桥;欣赏了五A级海螺沟景区,雄伟壮丽的贡嘎山海螺沟冰川及大冰瀑布奇观和秀美古朴的原始森林交相辉映,这是一处不看会终身遗憾之地。   

    第三天畅游了康定木格措景区,汉语名野人海,又名大海子,这是川西北最大的高山湖泊之一,海拔3700余米,水域近四平方公里,水深逾70,还有红海、白海、黑海及三十多个无名海,在湛蓝的湖水中映照着远近的雪山、森林、草原的倒影,绚丽多彩,美不胜收,爱摄影的王宜生、顾小林、谢代辛等为了找最优角度跑得不见踪影,董土章、张战等忙着给大家在这么天然的仙境中留影,确实太美了!但为了当天赶到成都,不得不匆匆离去。

    这一路所过之处,不少是当年红军战斗过的地方,例如,我们住过的磨西镇就有一座哥特式教堂,它见证了一段红军历史。1935年,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人率两万红军来到此地,并召开了长征路上著名的磨西会议,因粮草补给不足决定不去康定,而去抢夺泸定桥,现保存了毛泽东旧居和天主教堂等文物遗址。

       再如安顺场,是太平天国石达开全军覆灭的地方,也是红军强渡大渡河胜利纪念地。虽然我们是驶在现代化的高速上,未能重走红军长征路,但也算是神游了一回英雄路,大家一路在感叹这些洒满先辈们鲜血的老区脱贫之路仍很漫长。

成飞

    成都是我们此行的最重要目的地,我们于119日来到正在为我国航空和国防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成飞厂。

    我们受到厂方和在此工作的哈军工老校友伍成明等的热情欢迎。

      132厂综合管理部部长肖峰、副部长蒋旭精心组织、周详安排了哈军工校友来厂参观话动。

    首先,安排我们参观了成飞厂史展览馆,随后举行了欢迎仪式并组织了双方的座谈会。

    除肖部长、蒋副部长外,技术中心总体室仪式副主任张斌、产品研制部高级工艺师龚会民、管理部行政助理冯张伟、611所哈军工校友伍成明等同志参加座谈。肖峰部长代表成飞厂热情欢迎大家,盛赞哈军工的历史作用及哈军工精神对企业的影响力,使大家倍感亲切。谢代辛会长代表南京校友会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致敬演说。大家提出很多感兴趣已久的各类问题,向成飞的专家和领导请教,获得了积极配合,得到了精彩讲解,我们虽然不能完全跟得上现代航空人的步伐,但还是受益匪浅。

    之后,在611所哈军工校友伍成明全程陪同下,和蒋副部长等技术领导带领和讲解下参观了厂区,从航空展厅到总装厂,到复合材抖加工厂,到数控加工厂,到温江机场的多机种试飞试验现场,我们受到相关部门热烈欢迎。这些为祖国国防奋斗毕生、如今已退休的老軍工战士,兴致蓬勃、眼界大开,纷纷表示超满意、超预期,终身难忘此次成都之行。

    感谢老校友伍成明同志热情接待,并为我们留下在成飞的宝贵合影及热情洋溢的“美篇”。

    最后,仅以谢代辛会长的致敬演讲全文,来表达我们大家的感受和对成飞为代表的航空人的敬意。

尊敬的成飞集团领导和员工:

    非常荣幸,也非常激动,能有机会到我们久已向往的成飞集团参观学习。这次来贵厂参观学习的都是哈军工的老学员,年龄最高的已近八旬,为了祖国的国防事业,贡献了自己美好的青春。有的同志曾长期拼搏在茫茫沙漠,在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的环境下奋斗几十年;有的同志在三线国防企业碾转奋斗终生,无怨无悔。

    哈军工始建于1953年,陈賡大将首任院长,是中国现代化国防科研和工业的摇篮。毛主席在给哈军工的训词中要求全体师生干部“一刻也不可以忘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和自我牺牲的英雄气慨”。这就是哈军工精神,这就是习近平主席在视察国访科大时指出的“哈军工形散神不散”中的“神”。哈军工重组之后,哈军工精神通过她的学子、师生员工,在国防科研、国防军工的各个角落生根发芽、开枝散叶。对此,我们感到欣慰和自豪。

    在你们这里,我们看到了“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精神的光大发扬;看到了航空工业天翻地覆的跨越性步伐;看到了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勇气和能力。忆昔抚今,令人感慨万分,无比激动。

    成飞人,你们是中国走向国防现代化的先锋,你们是创造奇迹的英雄,是中国人的骄傲。祖国的蓝天因为有你们而更加美丽!

    长缨在手,苍龙可缚!老一代军工人向新一代的成飞人致以崇高的敬礼!

    祝你们取得更大成就!

                                                           哈军工南京校友会

在成飞展厅与伍成明校友合影(后排左一是伍成明校友,他是歼10的重要设计者之一)

红一方面军会议遗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