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长眠在东风革命烈士陵园的哈军工人

长眠在东风革命烈士陵园的哈军工人

    始建于1958年的第20训练基地,是我国第一个综合导弹试验靶场,位于酒泉市东北210公里处内蒙古额济纳旗的巴丹吉林沙漠深处,又叫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酒泉基地、东风基地、东风航天城等,是我国目前唯一的载人航天发射场。

       201322,习近平主席莅临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看望、慰问科技人员和部队官兵,并在《东风革命烈士陵园》向革命先烈敬献花篮。

       东风基地下属单位皆有按地理位置的整数编号,称“点号”,例如,特种燃料储存库为9号,基地机关驻地为10号。但在9号与10号之间却有唯一一处非整数点号,这就是9号半的《东风革命烈士陵园》——东风人的圣地,笔者在1995年夏曾去瞻仰。

       1960年代初,基地选定这块宝地,将分散于各处的烈士忠骨迁此集中安葬。1988年基地成立30周年时,对陵园重新进行了规划整修,请聂荣臻元帅题写“东风革命烈士纪念碑”碑名,请张爱萍上将题写“东风革命烈士陵园”门匾。

       东风革命烈士陵园距基地机关驻地10号点4公里,北枕青山头,南望机关大院,东绕弱水河,西通创业路,占地面积约3万平方米。园内苍松掩映,红柳成行,整齐幽静。

       东风基地有一个不成文的传统:所有人员经过陵园时,车辆一律减速缓行,鸣笛致敬;执行重大任务之前的航天人,到基地出差、参观的各界人士,都要到陵园向烈士们致敬!

       陵园墓地分为六个区,第一、二区安葬已故团职以上干部和航天精英,其中有聂帅和十几位将军,以及科学家;其他四区安葬已故营职以下干部和战士、职工、家属。截至20164月,共有720座坟墓。陵园内安葬着35位烈士,共有27座墓体,其中有九位烈士合葬,有14位烈士是无名烈士,有7座无名烈士墓。

       众多哈军工学子是东风基地的第一代拓荒者,一期毕业生杨桓、彭凤绍、莫仓圻、胡文全等20余人,二期毕业生沈椿年、刘德普、李如璋等100多人,是东风基地最早的一批技术骨干。以后的各届毕业生也源源不断地走进大漠深处,成为“东风人”。他们为基地建设、为祖国的航天事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载入历史史册,成为我国航天领域的技术专家和领导者。其中,也有多位哈军工人积劳成疾,为两弹一星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实现了东风人“干在戈壁滩,埋在青山头”、“为航天事业献青春,献完青春献终生”的初衷。

       炮兵工程系一期毕业生胡文全,是基地去世的第一位高级工程师,他的墓位于纪念碑的右手边。他1958年就来到基地,长期从事火焰衰减试验,为新型导弹的安全系统提供重要数据。他扎根戈壁滩28年,获4项科技成果奖、15次嘉奖、4次三等功和1次二等功。1986321因癌症病逝,享年54岁。

       同是炮兵工程系一期毕业生的莫仓圻,与他的同期同学胡文全并肩战斗,曾任基地总工程师,献身基地40年,长眠于大漠之上。

       空军工程系二期毕业生刘德普,1959年来到基地,曾任技术部总工程师,全国人大代表,少将军衔。参加发射大型运载火箭30枚,直接指挥大型运载火箭和卫星发射10次,其中包括向太平洋发射运载火箭、用一枚火箭发射三颗卫星等。立二等功、三等功各1次。在一线指挥试验时,因劳累过度,突发脑溢血病逝。

       导弹工程系六期毕业生张其彬,1964年来到基地。19661027,我国首次导弹核弹综合试验,基地挑选七位勇士,坚守地下主控室工作岗位,其他人员全部撤离到安全区域。七人中有两位哈军工校友,任技术助理的张其彬是负责技术测控与检测的,哈军工导弹工程系八期毕业生刘启泉是负责燃料加注的,发射成功后,他们七人被国防科委授予“核武器导弹发射七勇士”称号。张其彬曾先后49次参加和组织指挥航天发射,包括东风二号甲、东风三号首次发射试验,东风二号甲定型试验,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我国第一颗定点试验通信卫星东方红二号和东方红三号挖潜增程试验,参加跨国“金轮工程”的建设等,荣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2次、嘉奖11次。20141115病逝于天津,他与七勇士中已逝世的高震亚、王世成、颜振清的骨灰都已先后安葬在东风革命烈士陵园。

       哈军工学子为两弹一星事业做出了历史性贡献,长眠于东风革命烈士陵园的胡文全、莫仓圻、刘德普、张其彬是他们的杰出代表,我们今天欢呼祖国伟大的航天成就时,特别要追念这几位校友。

                                                                             攥稿人杨昂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