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碑未立 梦未断 愿未了

碑未立 梦未断 愿未了

    试答为什么65级首先提出为五系立碑之问

    为什么65级首先提出为五系立碑呢?这个问题问得好,我也在寻求答案。

       65级是五系母亲最小的孩子,一出生,就遇上了特殊的年代,基本上没有吃上母亲的奶,即基本没有学到专业知识。1965年一入学就出校门当兵搞四清,1966年又遇上持续的文革运动,一直熬到1970年帮即将南迁长沙的五系母亲打包搬家,然后被毕业分配。如果没有复课几个月教员精心教、65级饥渴学,那么65级可能一滴奶都吃不上。所以,按照常理,首先提出为五系立碑或许不应该是65级。

       然而,在哈军工的五年,65级受到了哈军工精神的薰陶,重铸了灵魂,改变了人生。所以虽然学到的专业知识少了一点,但65级毕业时没有怨恨而是饱含深情告别五系母亲,走上工作岗位后,在各行各业干出的成绩毫不逊色,没有给哈军工丢脸,没有给学长们丢脸,这方面吴新明同学去年在65级回母校国防科技大学的欢迎会上作了很精彩的汇报。

       当然,在哈军工五年的遗憾也深深刺激着65级,刺激他们一直都怀有强烈的挥之不去的未完待续的哈军工梦,致使有人孜孜不倦地去追寻哈军工历史,呕心沥血地去穷究哈军工精神,因此为母校哈军工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我们班(65571)的吴新明同学多少年来工作之余一直在研究哈军工的历史和精神,出版了《军中名校哈军工》等多部著作,被誉为哈军工的司马迁;我们班王克曼同学和吴新明、高学敏、陈玉平以及成培杰、肖鸿麟等同学合作,长达几年时间访谈哈军工名人200多人,抢救了珍贵的哈军工的历史,筹资拍摄了的十集大型电视纪录片《哈军工》,此片还荣获中国红色纪录片经典作品奖和纪录片金鹰奖。

       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65级的群体观念很强加上较年轻,除了每个班经常有活动和联系外,近年来,由于大家退休了,加上有几个热心人张罗,整个年级的活动也经常化了。几年前,65级建了一个年级群,入群人数已达到105人,郑忠中是群主,非常民主,大家都愿意象学生时代一样,在群里畅所欲言讨论问题,也经常谈到哈军工;在201565级入学50周年之际,在戴敏民、吴新明、高学敏、成培杰、肖鸿麟等同学的筹划和支持下,五系65级重聚哈军工大院五系大楼重温军工梦,勉怀五系情,当时看到不少系立了纪念碑,就有人提议筹款为五系建碑;去年65级在戴敏民、吴新明、高学敏、成培杰和吕晓东的组织筹划下成功组织120人(含家属)的队伍拜访了母校国防科技大学,感受到国防科大继承和发扬了哈军工的光荣传统,也强烈感觉到我们已经年届七旬,应该追根溯源,在哈军工旧址(祖庙),为哈军工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因此形成了在2018年哈军工五系建系60周年之际在哈军工五系旧址建立纪念碑並举办系庆的共识。

       上述是从我个人的角度对学长之间作出的回答,不当之处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