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怀念敬爱的戴其萼主任

怀念敬爱的戴其萼主任

戴其萼主任是哈军工中后期威名卓著的五大系主任之一。他的威名一半来自他的阅历一半来自他的作风。多年以来戴主任给五系干部、教员、学员留下了威严、敬业、干练六个大字的印象,但他的历史却偏偏被淡忘了。

    戴主任中等个头,瘦瘦的,平时总是背着手、板着个脸,天生黑黑的脸庞,走路很快,讲话不紧不慢,言辞不多,相对讲也比较简洁,但说一句是一句,所以给人以威严的感觉。在等级森严的军校里一个正军级的高级军官与普通的战士学员之间这个距离太远了,所以平时我们对他都是投以仰视的目光。

    有机会采访他是在我工作后很久很久以后,那是200468,我因为写《王牌军校哈军工》引起了戴主任的注意,他约我到哈尔滨谈谈,在他家—哈军工留下的小红楼里,戴主任打开了难得打开的话匣子,他告诉我自己祖籍是河北省沧县,19183月出生于沧县军马站村一个殷实的人家,自小受过良好的教育。在本村小学毕业后在沧州读的初中是教会学校,在教会学校他不仅获得了科学的文化知识而且还受到革命思想的熏陶,19324月在老师的影响下他参加了我党的外围组织“红色互济会”,从此投身了革命活动。戴主任的参军历史是1938年,下面还要仔细讲,但参加革命时间要上溯到1932年,6年之差,政治待遇相差悬殊!他是老红军待遇,正军级。为了证明这一点,戴主任拿出自己的退休军官证给我看,那上面清楚的写着:1932年参加革命,19873月离休、正军级。

    戴主任是19535月朝鲜战争停战后到哈军工任职的,先是任空军工程系教育副主任,协助唐铎主任抓教学,1958年成立导弹工程系初在李开湘政委未到任之前,戴主任以副主任的身份主持系里全面工作,1962526政务院周恩来总理签署命令,正式任命他为导弹工程系主任。

    那天戴主任谈兴很高,告诉我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他讲:1936年抗日救国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在抗日救国的高潮中为了学习军事技术,他参加了国民党在湖南澧临县开办的无线电训练班,在那里学习了近一年时间,学习班里聚集了很多进步知识青年如:徐金满、孙敬文、顾京生、何其军等,大家如饥似渴地学习无线电技术。因为不满国民党的黑暗,这些进步青年于1937年夏天偷偷跑去参加了八路军,到了西安经八路军办事处黄若峰同志接待把大家介绍送去延安。19389月进入抗大学习,同年10月参加共产党。由于自己有无线电专业特长,抗大毕业后就分配到129386旅通信科工作。从此以后一直在陈赓的麾下战斗。参加了整个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在朝鲜任三兵团通信处长。

    他是陈赓最器重的技术领导干部。解放战争中,戴其萼曾为陈赓装了一部性能优良的5灯超外差电子管收音机,性能极为优良,有一天陈赓正聚精会神地收听延安的新闻,陈毅进来后,发现该机一点噪音都没有,直夸收音机好,说完毫不客气地拿走了。可见戴其萼技术水平之高。长期受宠的环境养成了戴主任性情上的高傲,一般人不入他的“法眼”,讲话特爱刺人。戴主任在业务上全兵团出类拔萃、有目共睹。戴主任告诉我,解放战争时期战场上电话线紧缺,他就想办法用一根线通电话,另一根用铁钎子代替,走两步往地上一插,形成回路;后来干脆在鞋上钉上马蹄铁,一步一步地走,也能通话。陈赓特许他可以自由出入自己的作战指挥室。

    战争时期,电台就是自己的武器,被看在是他的生命。保障通信畅通是自己的职责和使命。在滴滴答答的电键声中戴主任每次都出色地完成了首长下达的通信任务,保障了战斗的顺利指挥。就是在生命危急的关键时刻,他负责的通信也没有出过差错。那是在朝鲜第五次战役时,三兵团60180师被敌军包围,兵团通信车被炸坏,车开不动了,戴主任大腿负伤,血流不止,为了完成通信任务,他忍痛下车,让通信员背着电台给180师发报,命令他们赶快撤退。及时地完成了兵团的指挥任务。

    许多书里写到戴主任的时候都说他记忆力奇好,我们也知道他能够叫出系里许多人的名字。这次采访中戴主任他亲自告诉我:“看一次花名单,我就能记住大家的名字。”我想,这一半是天才,一半是职业形成的习惯。他不是政治工作者,也无意去记住人名,但是他是通信技术使用者,长期和无线电电码打交道,熟记电码锻炼了他惊人的记忆力!

    哈军工学员与戴主任接触的时间都是整5年,不过这5年的交往给大家留下的都是深深的烙印!首先从第一印象说起,新生见到戴主任第一眼一般是在操场上,起床号声刚落下,只见宿舍外操场的高岗上晨曦中朦胧里有一个笔直的身影在耸立着,一动不动……。早操时他比任何人起床都早,当学员队干部毕恭毕敬地向他敬礼时我们才知道,这就是我们的系主任。我第一次和他近距离接触是在我们14号楼宿舍,那是19659月初在107房间,起床号声刚落,我们正紧张地起床,戴主任却一脚踏进宿舍。他一眼看见几个河南籍的同学裸睡,一丝不挂,勃然大怒。出操完毕讲评说:我发给你们的衬衣和短裤是穿的不是给你们收藏的,以后谁要是不穿内衣睡觉,我把他的内衣全部收回!附带补充一句:河南乡下习惯:喜欢裸睡,说穿着衣服不舒服,睡不着。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裸睡了。戴主任在这次“点名”中还积极向大家倡导,要学习青年时代毛泽东坚持洗冷水澡的习惯,增强体魄,锻炼意志。还告诉大家,一系的老首长,唐铎主任60多岁了一直坚持洗冷水澡。青年人关键在引导,戴主任的引导使同学们热血贲张,很快地大家效法起来,养成了良好的冷水浴习惯,为以后适应部队的艰苦生活,经受了下连当兵的严酷考验。顺便插一句我现在已经71岁了,还能进行冬泳。后来我们才知道,戴主任每天能够第一名出操是他以系主任之尊和学员住在一起,这在军级干部中难能可贵!再一次我们正开班务会,戴主任来了,班长报告完毕,他让大家坐下,然后就和我们聊起了我们的专业,他满脸严肃的说:我们专业在全国是首屈一数的,本专业是陈赓院长亲手创建的,目前我国已经有顶尖的技术专家,大家都知道就是钱学森先生,希望大家好好学习,但是导弹教育专家还没有,云云……,说完就走了。这时候担任副排长朱和同学马上说:赶快把戴主任讲话整理出来,这是重要指示,应该让大家分享。

    从部队当兵锻炼和到绥化农村参加“四清”工作队回来,19668月戴主任身份陡变,已经不是威风凛凛的首长了,倏然间变成了“走资派”,但是,戴主任当走资派也别具特色。别人都是老老实实的低头认罪接受红卫兵批斗,在我们系甚至有“走资派”喊出了“打倒我自己!”的口号,但是,戴主任还是一是一,二是二,没有的事,你打死他也绝不承认,绝不低头。以至于最后被打断了腰脊椎骨,晚年他一直穿着钢架背心。可是,戴主任的人格很高尚,每每有人来找他调查某个学员或者干部是否曾经打过他时,他都是脸一黑,矢口否认说:“我的学生都是好学生,绝对没有人打过我!”就这样他保护了许多人的政治生命,使他们得以顺利升迁。

    戴主任保护干部是一贯的习惯。他告诉我19573-7月反右派时期,他奉命到解放军政治学院学习,回来后正是确定“右派分子”的关键时刻,戴主任秉承了陈赓院长的指导思想,我们这里的干部都是经过严格审查的,没有坏人!保护了一大批干部,院里陈院长保护了包括张述祖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在他所管辖的范围之内,只定了一个实验员叫姚增的为右派分子。相对讲,这个比例是很低的。

    戴主任带兵除了身先士卒和严格外,他还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军事技术教育专家。在他负责的教育、教学工作中狠抓基础教育,平时对《电工基础》和《高等数学》两门课程抓得很紧;对教员除了抓好试教外就是抓科研。我想戴主任能够在教学中做到这些,抓到点子上,与他具有很高的科学文化素养很有关系。他长期与通信技术打交道,知道学好技术的关节点在哪里。每逢假期来临,戴主任一反常态,话多了起来,像老太太一样反复叮咛大家务必抓好外语和电工基础课程的复习。

    戴主任抓教育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特别重视体育和文艺。每天他亲自跑到操场去鼓励大家锻炼身体,对于体育、文艺尖子,他都给以关怀、亲自鼓励。每次学院召开运动会,戴主任都脱光了膀子,亲自上场鼓舞士气。更有甚者,学员到松花江游泳,他不顾自己已经50多岁了也脱光了衣服亲自下水,给学员鼓劲。获得好成绩后他吩咐系里宣传干事给大家照相,有时候还和大家一起合影留念。鉴于此,我们五系的体育成绩在全院都是一流的。

    哈军工存在的时间很短,到最后一期六五级同学离校,也只有十七年。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哈军工是作为一个符号而存在于哈军工师生之中,活在大家的心里。戴主任更是如此,他是五系的家长,当之无愧的老家长!戴主任退休后主要的生活就是对学生实施继续教育。他关心他的教员与学生,不管在哪里,只要知道那里有五系的学员,他都要亲自去看看。

    原南京空军气象学院是哈军工空军工程系在气象专科基础上扩建的,那里有一批空军工程系的教员,戴主任惦记着他们,2003年盛夏,气象学院赵颂华教员来电话告诉我,戴主任不顾年老体弱,冒着酷暑竟然只身来到南京看望一系的教员和当年的学员。后来学院领导害怕他身体出问题,和黑龙江军区干休所联系,派医生把他给接回去。

    戴主任关心学生,学生更加爱戴戴主任。2005年戴主任在北京小住,65561班杨正毅同学认真细致地照顾他生活起居,连每天吃什么都和饭店预定好,但戴主任生活简朴,他的通信员告诉我;“他每天一顿一个馒头,一份西红柿炒鸡蛋”常年如此,经久不变。杨正毅哪里知道这些!老是挨批评:浪费、奢侈。

    还是同一年,戴主任到了武汉,65511班学员海军工程大学政委高学敏接待,时任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同志像照顾自己的长辈一样照顾戴主任,高学敏看见戴的衣服旧了,特地给他做了一身毛哔叽中山装,戴主任很高兴。俞正声书记在百忙中陪他说话、聊天。老人感到很欣慰!

       65571班学员王克曼毕业后一直在广州空军带兵,直至升为空军混成旅旅长,戴主任引以为荣,经常到广州部队亲自走一走,加以指导。

    戴主任爱护同学,同学们也更加尊敬老主任。多年之后出差到哈尔滨的五系学员都念念不忘去看望一下自己的老主任,汇报自己成长经历,表达对恩师的感激之情。老主任也总是叮嘱自已的学生要不忘初心,保持优良传统作风,要团结同志,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共同进步。俞正声同志在任建设部长期间到哈尔滨出差,当年是少将的彭小峰、中将粟戎生、少将高学敏、霍玲、大校戴敏民、地方厅级干部周玉兰、朱和、朱春元等许多身居要职的同学到哈都曾经到戴主任府上去探望。

    在哈尔滨成培杰任安全局局长、萧鸿麟任市政协副主席,他们都是五系的学生,戴主任有事出门他们都是马前鞍后给他派车,安排行程。实际上军区干休所有一整套完善的保障系统,但戴主任不用,他喜欢用自己的学生。

    戴主任一生艰苦朴素,粗茶淡饭,却始终以众多学生为自己的终身财富和骄傲。离休后的戴主任始终是一身旧中山装、黑布鞋,很难让人相信他是一位正军级的老干部。2004年他去世后五系许多学生发来唁电,敬送花圈挽联,好多人身居高位,包括时任政治局委员的俞正声同志、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廖晖、中将粟戎生、少将高学敏、霍玲、南方传媒集团总裁王克曼等同学以及烈士子女左太北同学都来了唁电,表示哀悼。发唁电、送花圈的还有河北省委书记白总明丶中将栗前明及邓先群夫妇(邓先群是邓小平主席的妹妹)。黑龙江军区政治部和地方的一些党政干部大为惊奇,无不感叹地说:真没想到这个老头竟然培养出了这么多有成就的学生,可是他从来不讲!

    斗转星移,日月穿梭,转眼就是百年,20183月是戴主任的百岁诞辰,敬爱的戴主任,我们国家和军队在习主席领导下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军在现代化的道路上已经走到世界的前列。放心吧,您的目的已经实现。

                                                                  (攥稿人:吴新明2017.11.25

俞正声赴哈尔滨开会到戴主任家看望

戴主任和同学们在松花江游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