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铁马冰河常入梦深切怀念彭老总

铁马冰河常入梦深切怀念彭老总

       20001124日,哈军工校友联谊会第三次工作会议(暨国防科大老领导、校友座谈会)在长沙召开,我有幸陪伴哈军工刘居英老院长一个星期,与哈军工政治部主任、国防科大张衍老校长也多有接触,聆听了两位老将军的教导。从他们的谈话中,我获悉了彭德怀同志与哈军工的一些故事。

    彭老总非常关心哈军工。1953728彭老总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8月初,他从朝鲜回国时,直接从丹东到沈阳,再到哈尔滨,检查哈军工的建院、开学准备情况,然后再去北京汇报朝鲜战况。彭老总86到哈,他只让陈院长一人接站,他不住宾馆,也不去外面饭店吃饭,就要在学院食堂就餐。陈赓院长领他到了工字楼食堂,炊事员老大意见,说是突然袭击,没有准备,没什么好菜。陈院长马上就到旁边小平房的张衍家,说食堂没好菜,我这个客不好请,你家里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拿出来。张衍说:“我家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呀!”陈院长说:“前些日子你老父亲来,不是给你带来了一包小干鱼吗?”张衍说:“那也能算好吃的呀!”陈院长说“拿去让炊事员烹烹,再放点辣椒、豆豉,我们湖南的家常菜,老总准爱吃。”张衍说:“好,好,好!你都拿去。”陈院长抱着一纸包的小干鱼高兴地走了。张衍在下午上班路过工字楼食堂时想,我那小干鱼彭老总能吃吗?去看看吧。于是,就到食堂小餐厅门口,偷偷往里看,看见彭老总一手捏着条小干鱼,一手扒饭,吃得津津有味。陈院长看见了张衍,就叫他进来,当面问彭老总:“张主任家的小干鱼好不好吃呀?”彭老总连说:“好吃,蛮好吃。”……。张衍老校长说:“几十年来,每当我回忆起彭老总吃小干鱼的那一幕,就禁不住要流泪,这就是我们百万大军的统帅呀!”

    当天下午,彭老总去斜纹二道街教授宿舍看望老教师,在食堂餐厅里与全体老教师见面。从教授宿舍出来,陈院长建议彭老总到松花江边去转转,彭老总没见过松花江,兴致也很高。当时正值盛夏,松花江水势浩大,江堤下有不少年轻人在游泳、戏水,彭老总注视着水里的年轻人,突然问:“江水这么急,淹死过人没有?”张衍随口说:“听说每年都有人淹死,我们学院最近就淹死了一个女护士。”“怎么淹死的?”彭老总望着张衍,认真起来。张衍说:“有个干部追求她,姑娘不愿意,可顶头上司又出面劝说,姑娘心眼小,一时想不开,就在晚上跑到江堤,投了江。”“自杀?”彭老总眉毛拧成了疙瘩,声音也提高了:“你们怎么处理这件事?”张衍刚要回答,陈院长在后面拽了一下他的衣服,张衍明白,陈院长是让他少说点,于是赶紧刹车:“我们正在调查处理呢!”彭老总气鼓鼓地说:“还有什么好调查的?把那几个干部都开除党籍!”说完也不看松花江了,沉着脸转身就奔车子走去。陈院长小声埋怨张衍:“彭老总是个急性子,最容不得干部违纪,欺压老百姓。你少说几句,说多了,他更激动,惹他生气。”

    彭老总在1958923日与 713日还视察了哈军工,住学院招待所,仍不让宴请。一天傍晚,彭老总自己找到了时任副院长的刘居英家,看到刘院长的爱人正在厨房炒菜,就问道:“你做什么菜呀?刘院长喜欢什么口味呀?”刘院长爱人不认识彭老总,心想:哪来这么个老头呀?问三问四的,是个老工人吧。这时刘院长过来了,看见彭老总,边敬礼边喊“彭老总”。刘院长爱人一听是彭老总,吓了一跳,炒勺也掉地上了。

    在研究首期招生工作的常委会上,陈院长提出:彭老总这么关心我们军工学院,我们有必要、有义务为他培养一名后代。常委们都同意,于是就从部队把彭老总的大侄子彭起超招进来了。不久,彭老总见到陈院长说:“你们怎么把起超招进来了?你们学院招生条件我知道,要招高中毕业生,他才初中毕业,不够条件,把他给我退回去。”陈院长回来后与常委们商量怎么办,大家说,我们预科主要是补习高中课程的,彭起超现在还能跟得上,先让他跟班上吧,以后跟不上了再说。彭老总再次见到陈院长时,生气地说:“你们怎么还没把起超退回去呀?难道我说的话是放屁吗?”陈院长回来后又和大家商量,决定先把他送到速成文化补习学校去补习高中课程,然后再来院学习。1955年授军衔时,按彭起超1944年入伍的资历和业绩,可以授大尉或上尉,彭老总却说:“他现在是学员,只能授中尉!”硬要我们给他授了中尉。彭起超后来受株连,在文革中挨打,身体搞坏了,提前离休在武汉。1998年张衍校长去看他时说:“彭老总对我们哈军工一直非常关心,我们学院的领导都非常感谢他。”彭起超说了气话:“你们都感谢他,我可不感谢他,在级别问题上压了我一辈子。”

    刘院长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任志愿军铁道兵团司令员兼政委,立下了赫赫战功,并与彭老总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这次刘院长来长沙,我问他想去哪里转转,他说跑不动了,哪也不想去。但他听我说湘潭乌石寨彭老总故居在1998年已修好,还建有塑像和纪念馆时,眼睛放亮了,马上说:“咱们去!我去给彭老总献个花圈。”在彭老总故居,刘院长敬献了花蓝,仔细参观了旧居、陈列馆。在休息室,他兴致勃勃地给我们讲彭老总在朝鲜的故事。应纪念馆之邀,他欣然命笔:“深切怀念尊敬的彭老总,五十年前,您率领我们浴血奋战,打败了美国野心狼,您的英名与天地同在,您的功勋与日月同辉,您的音容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志愿军老兵刘居英”。

                                                              (科大佳园军休站  杨昂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