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纪念奥列霍夫诞辰115周年暨铜像落成10周年

纪念奥列霍夫诞辰115周年暨铜像落成10周年

原哈军工苏联专家六位将军生平介绍系列之一

      

       2017年是奥列霍夫空军中将诞辰115周年和逝世60周年纪念日;还是奥列霍夫铜像落户哈工程大学校园10周年的纪念日。奥列霍夫空军中将是原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苏联专家顾问团第一任首席顾问。他是中国人民熟知的老朋友及爱戴的国际友人。在今年纪念奥列霍夫中将诞辰115周年暨铜像落成10周年的日子里,我作为哈军工子弟写出此文,以纪念这位为哈军工做出重大贡献的苏联将军。

       奥列霍夫将军在哈军工建院初期是协助陈赓院长制定哈军工建院方案苏联专家的设计组组长。当时按照苏联专家来华工作协议,奥列霍夫将军在华的工作聘期是到19564月结束。但他怀着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一定要看到哈军工的第一期学员毕业之后再启程回国。不幸的是,1957327,奥列霍夫顾问在哈军工忙碌工作之后的晚上,在哈军工苏联专家顾问团驻地大和旅馆心脏病突发,不幸逝世,享年55岁。

       瓦季姆·伊万诺维奇·奥列霍夫于1902年出生于白俄罗斯维捷布斯克市。1927年他加入苏联联共() (苏联共产党)1933年他进入莫斯科茹科夫斯基空军工程学院学习,是当时在校学习的我的父亲唐铎的同学,党支部书记。1938年奥列霍夫被调到联共() 中央委员会 (苏共中央委员会) 工作,四十年代初,出任苏联红军空军总司令部干部部部长。

       奥列霍夫从苏联卫国战争一开始,就在苏联空军总司令部干部部部长的岗位上工作﹑战斗。尽管从俄罗斯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奥列霍夫将军完整的生平简历和介绍,而中文有关介绍奥列霍夫生平的资料都把1942年定为奥列霍夫到空军干部部任部长工作的年代,但2009年“俄罗斯促进科学教育基金会出版社”出版的由俄罗斯著名历史学家阿列克谢·斯捷潘诺夫博士所著的《战前苏联空军的发展史(1938年至1941年中期) 》一书中,为人们提供了可靠的历史史料,明确了奥列霍夫担任此要职的时间。从斯捷潘诺夫博士所写的书中可以看出奥列霍夫正式出任苏联空军总司令部干部部部长的时间是在苏联卫国战争爆发前的十几天。而在整个苏德战争期间,奥列霍夫都是在苏联空军重要的岗位上战斗的。他参与了苏联空军最高领导层对纳粹德军作战计划的制定﹑部署和执行;对空军指战员干部的任命﹑调动﹑晋升和撤换;奥列霍夫成为了领导和指挥对德军作战的苏联空军总司令部高级指挥官之一,他多次受到嘉奖,为二战的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苏联卫国战争期间,1942年年63日斯大林元帅签署第865号授衔命令,授予奥列霍夫苏联空军少将军衔。1943528,自上次晋升还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斯大林元帅再次签署授衔命令,奥列霍夫再一次得到晋升,成为佩带苏联空军中将军衔的将军。1943318奥列霍夫将军荣获了红旗勋章;1944823他被授予了苏联最高荣誉勋章——列宁勋章;1945629他又荣获了1941-1945 伟大卫国战争战胜德国奖章;1945818他还被授予了库图佐夫二级勋章。战争结束后,奥列霍夫任列宁格勒莫扎伊斯基空军工程学院副院长。1952年他作为苏联专家被派到中国工作。

       1952年夏到1957年春,奥列霍夫将军一生中最后五年时光都是在帮助中国创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艰难历程中度过的。

       19527月,奥列霍夫苏联空军中将受苏联政府的派遣来到中国,对解放军总参谋部提出的建院初步方案进行论证和修订,并成为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陈赓院长的苏联顾问。奥列霍夫为创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所做的第一件事是为学院选址,他在陈赓院长的陪同下不辞辛苦,走遍上海﹑南京﹑沈阳﹑长春和哈尔滨等地进行考察,最后学院被选在了哈尔滨市。

       1953513奥列霍夫中将率领第一批哈军工苏联专家顾问团8名成员和3名工作人员从北京到达哈尔滨。当时我父亲唐铎携母亲,哥哥和我也与奥列霍夫将军同车厢到达了哈尔滨。那时我只有五岁,依稀记得一路上奥列霍夫将军又抱我,又还不停地逗我玩。

       奥列霍夫将军到达哈尔滨后,就立刻投身到了学院的规划和创建工作中。他参与制定了学院培养人才目标规划,其中在制定学员政治教育与教养的基本任务时,他指出:“只有马列主义理论和毛泽东思想成为学院毕业生的世界观和政治信仰的基础时,才可以做到。”同时他还提出:“院首长的基本任务,一是使学院成为培养军事工程干部的教学中心,二是使学院成为军事科学技术思想的研究中心。”这个建议对哈军工的办学定位起到了重要的决策支持作用。

       在建院之初,奥列霍夫曾在工作手记中写道:“苏联顾问在学院的任务在于帮助中国同志能独立地掌握教学及科研全部过程。”所以,哈军工从创建的开始,就把当时苏联先进的教育思想和办学经验运用到了学院的教学科研工作中。

       奥列霍夫还主持制定了《军事工程学院教学过程组织基本条例(草案)》,共9144条,这是一个指导学院教学的根本文件。它对学院的各种教学方式的目的﹑要求﹑任务﹑做法﹑考核和各类教员的分工﹑职责及学员的毕业考试﹑毕业设计的要求都作出了明确的规定。此文件由他亲自签署俄文版本后并译成中文,19539月经陈赓院长批准后,以命令颁布实施。学院又根据此条例,制定了一系列的教学工作的具体条例和规定,使学院的教学工作从一开始就走上了正规,保证了教学质量,成为了学院为我国国防建设培养合格人才的教学基础。

       此外,奥列霍夫还参与了学院对教学计划、教学方法、教材选用﹑各系专业科目的设置﹑课时安排等制定工作。当他知道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亲自审阅了哈军工第一期教学计划时,他深感万分荣幸,他激动地对陈赓和刘居英说:“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能在日理万机的繁忙中亲自审阅我们学院的教学计划,实在出乎我的意料,这在我们苏联是不可思议的事。”

    奥列霍夫对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废寝忘食﹑全心全意。他亲自下工地,检查教学大楼的建筑进度和质量;亲自到学员宿舍,检查内务卫生;亲自到课堂听课,了解教学情况;亲自检查教员备课情况,听教员试讲;亲自到实验室,检查实验结果;亲自到野外登山,考察军事野营训练场地……。他及时向学院领导反映发现的问题,力争问题得到及时地解决。他关心学院发生的每一件事情,真正地为办好这所军事学院而亲历亲为﹑呕心沥血。奥列霍夫夫妇来华工作时,他们的20岁的女儿正在读大学,14岁的儿子读中学。正是需要父母关心﹑照顾﹑教养时期,然而,为了帮助中国人民创办这所军事院校,离开孩子到了哈尔滨,结果女儿大学未毕业就结婚做了母亲,后又离婚,生活困难。儿子因无父母照顾,贪玩不爱学习,没能考上大学。奥列霍夫将军就是这样,为了办好哈军工,抛家撇业,发扬国际主义精神,为中国的国防现代化建设贡献了自己的一切,以至自己的生命。

    虽然奥列霍夫在哈军工工作期间,每年有一个月回国探亲休息假期,但他到了莫斯科后,他仍想着哈军工的工作,在家坐不住。他常常利用自己休假时间到苏联走访各军事研究机关,了解苏联最新科研动向,并回到哈军工后及时把他所了解到的最新的科研信息介绍给学院领导和教授们。他就是这样,处处为哈军工着想,这位老布尔什维克真正把哈军工当成了自己的家。

       1957327奥列霍夫将军突发心脏病在哈尔滨不幸逝世后,在哈军工全校学员和教职员工为这位享有很高的威望奥列霍夫将军举行了追悼大会。

陈赓﹑刘居英﹑刘有光三人联名的挽联写道:

    “是同志是兄弟是敬爱的益友良师诲人永不倦讵料噩耗风传诗歌薤露

      有文章有经济有高度的原则精神遗德必长在将勉大家学习用作花环”

    在追悼大会上,刘居英将军在致的悼词中指出:“奥列霍夫同志的逝世不仅使苏联失去了忠诚的无产阶级的战士,而且使我们也失去了一个良师益友。这是我院建设上的一个严重的损失。

                                                                             唐瓦加

座落于哈尔滨工程大学校园的奥列霍夫的铜像及以他名字命名的广场

1954年陈赓院长﹑李懋之﹑张衍﹑唐铎等哈军工领导和苏联专家首席顾问奥列霍夫

在哈军工野营开幕式上检阅哈军工学员队伍,前排右1是奥列霍夫中将唯一的一次身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装照片。

陈赓院长与苏联专家奥列霍夫(左一)﹑诺维克﹑叶果洛夫合影

1957.3.30.哈军工苏联专家顾问团第一任首席顾问奥列霍夫将军的追悼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