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锻钢访谈纪要

锻钢访谈纪要

锻钢访谈纪要

                                ——关于哈军工初建时期苏联首席顾问的相关情况

                                                            

                                

                              

                             

    【笔者按语】哈军工是我党我军在新中国建国后创办和建设的我国第一所综合性高等军事工程技术院校。虽然后来她被解体分建为国防科技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南京理工大学、装甲兵工程学院、工程兵工程学院、防化指挥学院等“军工六校”,学院已不复存在。但它为我国国防科技战线培养的以“两弹一星”英模为代表的数以万计的科技精英和功臣,填补我国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空白、创造多项第一的高科技成果,使她永远载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科技发展的史册,成为名副其实的下金蛋的母鸡。哈军工所以能够从创建之初就站在当代国防高科技前沿,建院不久就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除了以毛泽东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英明决策、周恩来总理的有力组织协调和陈赓院长兼政委的正确领导外,与以奥洛霍夫为首席的苏联专家顾问团的工作和贡献也是分不开的。因为我党我军办军事指挥院校既有历史又有经验,但办高等军事技术院校则既无历史亦无经验。恰好苏联专家顾问团填补了这一空白,他们的贡献和功绩是不能抹杀和忘记的。这是所有哈军工人的共识。我虽然入学晚、资历浅,没有见过苏联的专家顾问,也没有接受过他们的训练和指导,但崇敬和缅怀他们的情怀是有的。因此在建军90周年之际,借在莫斯科自助旅游的机会,便有了我寻访和拜谒哈军工苏联首席顾问的墓地之行,有了这个借助互联网对那段历史见证人锻钢老前辈的跨越时空的访谈,草成了这个《锻钢访谈纪要》和附件《锻钢访谈实录》。希望此文能被校友们阅览和关注,增进大家对母校那段历史的了解。

  为使校友们对那段历史和哈军工苏联首席顾问的前世今生有更加全面的了解,笔者还搜集了相关文献作为附件列于文后,这些附件包括:附件1《锻钢访谈实录》;附件2《米立根莫斯科墓地惊奇》;附件3《米立根跨越时空的寻觅》;附件4《锻钢莫斯科寻人记》;附件5《哈军工苏联顾问遗属子女名单》;附件6《尚法尊拜谒奥列霍夫将军墓记》。

      2017725-30日,米立根为达寻访首席顾问墓地目的,在莫斯科从微信上对哈军工苏联首席顾问翻译锻钢进行了多次长时间访谈,并通过微信视频向90高龄的陈元兴核对了相关问题。两位前辈,虽年事已高,但身体健康、精神矍铄。尤其锻钢思维敏捷、记忆清晰,表达连贯,出乎我的预料。访谈中他不仅谈了首席顾问们当时的工作情况,而且还讲到了哈军工初建时的其他一些轶事。现将谈话要点综合整理,摘要如下:

  (尊重和恪守锻老谈话的原意原话,只对若干错别字、词不达意、前后所说重复和不够连贯处作了文字上的必要整理,业经锻老审阅)

  以下是访谈纪要内容:

  奥列霍夫1952年夏来华到哈军工,以工作组长身份协助陈赓院长做创建哈军工的各项前期准备工作。参加调研,制定规划后回苏联物色专家顾问人选。19534月率苏联专家顾问团11人来华,在北京参加五一节观礼并接受朱总司令接见后到哈军工上任工作。奥列霍夫(苏军空军勤务中将)担任陈赓院长的顾问,是首席顾问;叶果洛夫担任徐立行教育长的顾问,是副首席顾问,他们的聘期都是三年。(还有一位副首席顾问诺维科,是专门负责顾问团内部思想政治工作的,并不在哈军工的编制内)。首席、副首席顾问的称谓是他们在顾问团中的职务,是由苏军任命的,而在哈军工的编制中则称院长顾问、教育长顾问。1955年冬,在聘期到期前,根据工作需要,陈赓院长亲自对顾问专家续聘延期。19573月,首席顾问奥列霍夫不幸因心脏病逝世后,已在哈军工担任顾问工作的格瓦廖夫(苏军坦克中将)接班担任第二任首席顾问,至1958年春调北京后归国。于是普罗托·波波夫(苏军少将)19587月继格瓦廖夫后破格接任首席顾问,成为哈军工苏联第三任首席顾问,直到19608月随苏联在华专家撤退而归国。

  教育长徐立行的顾问叶果洛夫虽然是副首席顾问,是奥列霍夫首席顾问的得力助手,虽然他的军衔不高,还没晋升将军,但他资历老,年龄比首席顾问还大,常常称其他顾问为年轻人。他原在苏联古比雪夫红旗工程学院主管教务工作,是上校军衔。因此哈军工开办时的有关教学、科研的所有文件,都是出自他的手,工作很具体、很繁重,又很深入实际,他还亲自到课堂听教员讲课。因此,当时学院都是把副首席叶果洛夫排在紧挨首席奥列霍夫之后。首席顾问奥列霍夫牺牲在首席顾问的岗位上,哈尔滨举行了隆重的丧事,当时的李达副总长代表彭德怀元帅专程从北京赶来参加,遗体回国时全院上下为他送行。军工报刊《工学》发专刊用整整四版进行了报导和怀念。副首席顾问叶果洛夫夜以继日地工作,积劳成疾,患了胃癌,回国后两周就去世了,但军工人很少有人知道,《工学》也没报导。

  哈军工苏联专家顾问团1956-1957年人数最多,达到80多位,1958年春第一期学员毕业后,专家顾问人数开始减少。当时,奥列霍夫首席顾问的指导思想是把中国同志和教员们教会了就走人。因此,他曾多次拒绝陈院长、刘副院长提出让顾问亲自给学员上课的请求。

  当时有个制度,苏联顾问到院,要首先晋见院长,然后才能开始工作;所有国内的科技干部到院,由干部部带领晋见奥列霍夫首席顾问,由首席顾问提出工作安排意见,然后干部部再根据多方的意见进行分配。

    顾问在编制上是首长的顾问,如奥列霍夫是院长顾问,叶果洛夫是教育长顾问,他们的权限是等同首长的。奥列霍夫是在陈院长一人之下,院其他首长均得听他的,奥列霍夫做出的规定,只有陈院长可以改变,其他人只有执行。这是当时顾问工作条例所规定的。

                                                    整理:米立根

                                                    审阅:锻钢

                                                                                                      20177月31日于莫斯科

                                                  

      

附件1《锻钢访谈实录》

锻钢访谈实录

2017725-30

莫斯科-石家庄

(微信方式,时差5小时)

采访者:米立根(哈军工64182班学员)

受访者:锻钢(哈军工苏联首席顾问俄语翻译)

  受访者:陈元兴(哈军工苏联首席顾问俄语翻译)  

  锻钢:1930年生、现年87岁,军械工程学院离休干部

  原哈军工苏联第一任首席顾问奥列霍夫俄语翻译  

  陈元兴:1927年生、现年90岁、国防科大离休干部

  原哈军工苏联首席顾问俄语翻译

采访者:米立根、1946年生、信息工程大学教授

为促进校友对以下访谈内容客观性的了解,有必要向大家进一步介绍接受访谈的锻钢老师,我在网上搜了一下,现摘录如下:

  锻钢,男,193011月出生,安徽蒙城县人,汉族,本科学历。1949年在南京考入二野军大,进军大西南后在西南军大俄文团学俄语,为四川外语学院首届本科俄语专业毕业生。

  1952年调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随院长陈赓大将参加创建哈军工,任翻译员(期间担任陈赓院长顾问、哈军工首席苏联顾问奥列霍夫的翻译)、并被评为院级先进工作者。1956年离职入哈军工学习,并于1962年毕业于雷达专业,并留院任教,学习期间被评为院级五好学员。1976年调河北大学电子系,任教师、讲师。1984年调石家庄军械工程学院,任讲师、副教授。教过:雷达接收设备,电子线路,无线电通讯。数字通讯原理,并为研究生开数字信号处理。从事美制蒋机P2V7雷达对抗机的反设计,广州军区705工程的研制及从事火炮自动检测方面工作。

  主要论著有:编译《雷达原理》、《数字信号处理》、《雷达中频放大器》、《信息工程理论基础》(机械工业出版社),《船舶无线电导航设备》(国防工业出版社)。俄语能流利地口译、笔译。

  需要说明的是:锻老虽然年事已高,但思维敏捷、记忆清晰,表达明确,令我惊异。我与锻老素昧平生,来莫斯科前根本不认识。但当他知道我是哈军工校友和想了解苏联顾问的情况时,对晚辈非常热情、谦逊、诚恳、率直,他的待人和处事态度让我感觉到深深的母校情结,体现了哈军工精神,值得我学习他继承!

  虽然互联网和手机为采访提供了穿越时空的可能,但毕竟我在莫斯科,他在石家庄,距离远、时差大,他又住医院,医院里又没wifi覆盖,他年事高,又严重耳背,不能视频和语音交流,只能在微信上留言,不能够即一问一答。加上输入过程中产生的文字和语法错误,为访谈和文字整理带来一定困难。因此访谈断断续续进行了一周,而整理则花费了更多时间。我不仅要把聊天记录里的一段段文字的意思看懂,还要把前后文联系起来把他要表达的意思搞清楚,我认为重要的内容要反复捉摸,并再询问。为便于阅读,访谈内容以日期时间为序。但完全可以保证,访谈的内容是锻老的真实表达,忠实于原意(因此称《记实》),并得到了锻老的审阅和肯定。也请了解和对那段历史有专门研究的校友们审核和补充校正。

(一)2017725

米立根问(以下简称米):

  锻老师,您好!我是哈军工64182班的学员米立根,现在莫斯科旅游,有几个有关哈军工首席顾问的问题想向您请教,方便吗?

锻钢答(以下简称锻):

  我在石家庄住院呢,有事请讲。

:我想知道:我们哈军工50年代一共有过几任苏联首席顾问?他们大体任职到什么时间?奥洛霍夫首席顾问逝世后是谁接任首席的?格瓦廖夫是接任奥首席的吗?在格后还有没有首席顾问?普罗托·波波夫担任过首席顾问吗?他是什么时间离任归国的?

:莫斯科还有哈军工的人?太好了!直到今天只知道薛鸿达的一个女儿在莫斯科。

锻:我是57141班的,咱们是同学,不要客气。有事就说好了。

:不敢当,我是晚辈,给老前辈敬礼!(发去微信军人敬礼表情)

锻:我是1992-1993在莫斯科跑了一些时间,找到了几个顾问和他们的后代。那时条件差,通信也困难。

米:你当时找的过程和写的文字我都看过了,是尚法尊提供给我的。现发一个我寻找普罗托·波波夫首席顾问墓地的经过,你看看提法有何不妥,然后再提出我想进一步了解的问题。

米发《莫斯科公墓惊奇》一文。

锻:你的工作,在网上我已经拜读过了。知道你克服了许多困难,不容易。

:您看到的是第二个修改版,现给您看的是我再推敲修改后的定稿版,也增加了图片,请您审阅。

  千万不要影响您住院休息和康复,我有下一步寻访打算,但有问题要向您请教。顺便报告学长一声,我是你们军械工程学院院长米东的堂兄,米东你知道吧?

锻:我们的院长,与我的老伴开始是一个教研室。

:你们熟悉,那太好了,他也算您的晚辈。

锻:你是在莫斯科公干出差吧!

:既不公干也不出差,我早退休了,是来自助旅游的。

锻:自助游?那也是公干!

米:不是,自助自费旅游,一点没有公干,也无公可干,就是休闲游览,来玩玩。

锻:我真想再去一趟莫斯科,但是请假困难。

米:锻老,我就是想知道:我们哈军工50年代一共有过几任苏联首席顾问?他们大体任职到什么时间?奥洛霍夫首席顾问逝世后是谁接任首席的?格瓦廖夫是接任奥首席的吗?在格瓦廖夫之后还有没有首席顾问?普罗托·波波夫担任过首席顾问吗?他是什么时间离任归国的?

锻:我说话可能有人不喜欢,以前也有人来问过我,因为他们要我说他们需要的,哪怕是假的。

米:实事求是,不管人爱听不爱听,以事实为依据是科学态度!我不需要假的,只要真的,符合历史事实的。

锻:好!你现在莫斯科还是国内?

米:我仍在莫斯科。

锻:在哪里?国内?莫斯科?

米:我现在莫斯科伏尔加格勒大街109号,在这儿租房子住。在给您的文件中您一看就清楚了,您在网上看到的是先前的版本,没有我的名字和详细情况,刚才给您的这个版本是修改后最新的,有我的情况。要不您先看一下,您一看就清楚了。

锻:对不起,晚饭来了,停一下,好吗?

米:没关系!你可随时扣我或留言。吃饭事大,因有时差,我这儿是中午。

  锻老,我要出去一下,您就在微信里把我向您提出的问题说一下,我不清楚再请教您。

  不好意思在您住院时打扰您,实在是有必要,因您是历史见证人,我在莫斯科时间又有限,这个机会很难得。

  按照尚法尊学长的意愿,我打算再寻访格瓦廖夫首席顾问的墓地。可我总要把我疑惑的问题弄清楚才好行动啊,因为这对我是个困难的任务。锻老,您若能回答我向您提出的问题,就是对我的帮助。

锻:我那时也是自费。

米:我看过您写的寻人过程,材料是尚法尊学长提供给我的。我也知道您当时的困难,我现在深有体会。

锻:好,我先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