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纪念恩师慈云桂院士百年诞辰

纪念恩师慈云桂院士百年诞辰

    慈老师191745日出生于安徽省桐城县。青少年时期经历动乱的年代,受了不少苦难,也得到了艰苦的锻炼。成年后先后任清华大学无线电实验室主任、解放军大连海校海军指挥系副教授、电讯系副主任、军事工程学院海军工程系雷达教授会主任、海军工程系教育副主任、电子工程系教育副主任、哈尔滨工程学院电子计算机系主任、长沙工学院电子计算机研究所所长兼系主任、国防科技大学副校长兼计算机系(研究所)主任、国防科工委科技委常委、国防科工委计算机顾问组组长、国防科工委科技委顾问。1990721日于北京解放军总医院去世,终年73岁。慈老师离开我们已经27年了,我们时时刻刻都在怀念他!

    我于1961年哈军工电子工程系毕业后拜师慈云桂教授,作为他的学生和助手,跟随他近卅年。他的音容笑貌、慈父般对弟子的爱护、孜孜不倦的学习劲头、忘我奋斗的精神、刚正不阿的性格都深深留在了我的脑海里。

    他的一生是不断学习奋进的一生;是孜孜不倦教诲学生、培养了众多人才的一生;是积极参与社会活动、为社会做出了重大贡献的一生;是为科技事业忘我奋斗、为我国计算机事业创造辉煌的一生。

    今天,请允许我用跟随慈老师卅年的一些花絮来纪念慈老师诞辰100周年,从这些小事中来感受慈老师的辉煌人生。

    我本科在空军工程系无线电专业,学习的专业课程是空军雷达、通讯、导航。跟随慈老师后,慈老师给我介绍了一些计算机专业书籍,指导我学习,并让我旁听了一些计算机专业课程。通过一年多的学习,已掌握了计算机的基本知识。

      1963年中,慈老师安排我到计算机教研室404设计组,参加441B计算机的研制工作,并教导我说:要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在战斗中成长。设计组人力不足,慈老师请北工的彭一苇、高永峰,21所的吴光军等来进修,并参加研制工作。我先后参加了20位运算器模型研制、运算控制器工程化设计、外币设备配接等工作任务。

      441 B计算机的研制任务是慈老师国外考察回来提出的、学校领导反对、国防科委直接下达的任务,是在国内计算机界认为国产晶体管做不出稳定可靠计算机的情况下上马的,是在政治运动干扰下进行的。

      1965年初,441 B计算机完成后,国防科委四局唐迂鹤、袁林祥参谋,带着一位“考官”成克懋来考核441-B计算机。他一进机房看到没有磁鼓便问,这台机器能用么?当时第一代电子管的104机运行几分钟便跳动一次,所以每5分钟要记一次鼓,以保存中间结果。机器跳动后,取中间结果再继续运算。对441-B考核稳定运行268小时后,“考官”确认这台机器好用。此后,国防科委聂荣臻主任确定推广使用。组织所属8所院校、两个基地和天津电子仪器厂机型复制。

      19665月,由天津电子仪器厂生产的第一台441B-Ⅱ在北京展览馆全国仪器仪表新产品展览会上展出。恰遇邢台地震,震得展览馆房顶掉土。震后同展的两台计算机都停机了,只有441B-Ⅱ运行正常,继续展出。

      441B-Ⅱ共复制了11台。天津电子仪器厂后续生产了42台。应用到国防、教育、经济等领域,对我国计算机更新换代、推广应用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196641,军事工程学院退出部队序列,改名为哈尔滨工程学院。电子计算机系(6系)成立,下设一个601教研室和一个601研究室。慈老师任系主任,张景华任政委。系办和教研室在51号楼办公,研究室在十号楼工作。仅仅几个月后,文化大革命之火就烧到了学院。院系都被造反派夺权了。一步一步地批斗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601研究室在十号楼西端走廊划了一块隔离区,有“问题”的人在这里隔离学习、反省。慈老师和我都被隔离在这里。1967年就以特嫌的名义把慈老师关进牛棚了。在牛棚里,他受尽了非人的摧残、折磨。

      1966年底,国防科委下达研制441B-Ⅲ型机的任务。由任连仲任组长。开始人们想将441B-Ⅱ速度提高一点、字长加长一些、存贮容量加大一点就可以了。当时慈老师被隔离管制,不能公开出面。他就跟我说要改变系统,讲了一些先进的设计思想。我给大家传达了慈老师的意见,就由我负责来设计系统和运算控制器,王洪武负责设计软件。我们在系统上设置了快速变址存贮器、中断和通道,配置了管理程序(后来升格为操作系统),可以四道程序运行。19707月研制成功,并交付用户使用,是我国第一台配有管理程序、可以多道程序运行的计算机。南迁长沙后,由陈火旺等同志为441B-Ⅲ配上了汇编语言和高级Fortron语言。使441B-Ⅲ如虎添翼,十分好用。天津电子仪器厂共生产了53台,应用于国防、经济建设等许多部门。没有慈老师的指导,441B-Ⅲ是做不到这个样子的。

      196911月,国防科委主持召开718工程测量船控制计算机处理中心战术、技术研讨会。点名要慈老师参加。当时慈老师刚从牛棚放出来不久,既不是系领导成员,身体状况又不佳。学校交代他去只能听会,不能表态。他还是在会上阐述了对测量船控制计算机的设计思想,主张采用集成电路、高标准研制百万次级的中心计算机,获得与会人员的赞许,并领受了研制任务。当时计算机系任务很重,多项任务都没有完成,处在文革中的六系一片反对声,有人说他好大喜功,有人说他吹牛。我也很为他担心。196912月他被任命为六系革命委员会常委。他耐心地做工作,在学院内外组织人力,当时441B-Ⅲ已生产组装完毕,正在紧张地调试,已接近尾声。慈老师调我到718工程组,我十分留恋地离开了441B-Ⅲ调机机房,跟随慈老师进行调研,并在上海南翔完成了718工程151百万次计算机的总体方案设计。

      1970年初,中央决定按“尖端集中,常规分散”的原则,学院主体南迁长沙,改名为长沙工学院。归七机部和广州军区双重领导,六系将随学院一起南迁长沙。人们的思想有不小的波动:北方人因种种原因不愿迁到南方;有一些技术骨干因家庭社会问题“政审不合格”,不能随院南迁。慈老师耐心做工作,力争“政审不合格”的技术骨干随院南迁,给种种原因不愿南迁的同志做工作,说明718工程的重要,使他们服从祖国需要,随院南迁,另外还吸收了其他系的一些人员到六系工作。197011月六系南迁到了湖南省长沙市郊马坡岭一所农机校旧址。南迁过程中全校约有400名教师调离学院,六系人员却没有减少,反而有所增加,壮大了计算机系的队伍。

      1971年我随慈老师在北京出差,住在七机部招待所。四系通讯教研室的两位领导找到慈老师,讲他们没有任务、没有方向,希望慈老师给一些任务,能参加到718工程中来。慈老师就把研制显示器的任务交给了他们,一方面解决了六系人力不足的问题,另一方面也让通讯教研室有了科研方向,办了一件大好事,却受到了两方面的非议。四系领导说:老慈的手真长,伸到我们四系来了;六系搞外设的人们埋怨说:我们只有这一项要研制的电子外部设备,你却给四系了。405教研室出色地完成了显示器研制任务,教研室也有了较大的发展。

      718工程上马后,四机部要求我们与北京有线电厂(738厂)合作,19738月设计工作完成后,我们到北京738厂投产。慈老师、胡守仁和我们20来人一起住在738厂区一所专门搭建的木板房里,夏天蚊虫叮咬,冬天寒冷难忍。厂里给我们生活用煤,不好使,点不着炉子。我们晚上去偷生产用煤。厂里要求我们按厂标生产,可厂里只有电子管的生产标准,没有集成电路的标准。因而产生一些矛盾,只好边修订、建立标准,边生产,经过两年多的努力,151-Ⅲ型机基本生产完毕。在一个大会议室改建的机房内调机。1976728,调机正在紧张进行的时候,唐山大地震发生了。北京震感很强,宿舍里竖在墙边的铁床都震倒了。大家不顾摇晃,赶紧跑到机房。看到机器完好无损才放心了。197612月,151-Ⅲ型机调试完毕,通过了稳定性考核。尔后,生产151-Ⅳ型机,调试,考核,装船。直到19805月,圆满完成580导弹发射海上测量任务。这是慈老师不顾个人安危,带领我们为国家做出的又一重大贡献。

      1977年秋,开始筹建国防科大。19783月,军委主席邓小平将研制巨型机的任务交给国防科委,具体由国防科大计算机研究所承担。这又是慈老师努力争取来的任务,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学院很多人认为学校就应该搞好教学,不应承担工程任务。有人认为学院根本完不成任务。甚至国防科委机关也有人认为把这么重大的科研任务交给这样的小所是不负责任的。六系的人员却欢欣鼓舞,承担了国家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人手少,条件差。又是从长沙工学院到国防科大的过渡期。718工程、901鱼雷快艇指挥仪、441C高炮指挥仪、惯导计算机等等任务还在进行中。困难是可想而知的。慈老师决心很大:豁出命来也要把巨型机搞出来。在国防科委的坚强领导下,逐步从校内外调入一些人员:七机部068基地人员、原子工程系南迁人员、国防科委各基地人员等。还调入50名战士,招收100名工人(解决了南迁干部子女就业问题)等。慈老师下决心:除了保证重点任务必要的留守人员外,集中所有力量投入到巨型机研制工作中。我便从718工程组调出,参加巨型机研制工作。不愿或不适合在慈老师麾(hui)下参加巨型机研制的人员,都寻机先后离开了国防科大计算机研究所。

      19785月,国防科委在北京召开了巨型机方案和协作会议。巨型机研制工程定为785工程。大政方针确定之后就进入到紧张的研制工作中。成立了大总体组,慈老师负责。下设硬件和软件两个总体组。一边制定总体方案、部件方案;一边进行试验、设计。工厂边建设、边试生产。

      1978年,科学的春天来临,逐步恢复教师职务评审制度。在学校有两种不同的观点:一种要论资排辈,认为文革前老师的职称还未解决,学生就不要考虑了;慈老师则坚持不拘一格选拔人才,不管你是文革前的老师还是学生,只要你成绩突出就应该提拔。在学校评审委员会上争论得面红耳赤。我跟慈老师说:我资历浅、学术水平也不高,就不要为我争了。慈老师说:王振青,这不是你个人的问题。我们研究所如果不评上几个高职人员,今后便不好工作。结果研究所评了四个年轻的副教授:康鹏、陈火旺、陈福接和我。其他系连军工一期毕业的全优生一个也没有评上。给后续的工作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19803月,国防科委在长沙召开785工程模型机研制情况汇报会。我做了汇报。785工程模型机对巨型机进行了全面的模拟:逻辑设计、信号传输、低压大电流供电、风冷散热系统等等。模型机的研制成功表明已攻克了硬件系统许多理论和技术难关,并初步形成了巨型计算机的生产线。会上校785工程领导小组组长张文峰副校长总结说:785模型机的研制成功起到了稳定人心的作用。

      19823月,785主机调试完毕。中央军委张爱萍副秘书长为785工程巨型机题名为银河。并题诗一首,表示对银河巨型机研制成功的祝贺:

    亿万星辰会银河,    世人难知有机多。

    神机妙算巧安排,    笑向繁星任高歌!

 

      198312月,银河巨型机在长沙通过了国家鉴定。参加鉴定的人员,全体研制人员都十分高兴。慈老师和张副秘书长诗一首:

    几经沧海渡长河,    敢破雄关勇士多。

    等过群峰凌宇宙,    中华儿女共高歌!

 

    我的心情也十分激动,也大胆的写了一首打油诗,表达我的心情:

    人生能有几回搏,    今朝有幸绘银河。

    披荆斩棘肝胆尽,    笑向银河唱凯歌!

 

    银河机鉴定完毕之后,慈老师调北京国防科工委科技委工作。在领导机关指导银河-I的后续工作和银河-II的研制工作。198610月,我被调到训练部工作,兼任国防科大银河-II领导小组副组长。慈老师和我虽在京湘两地工作,但也不断听从慈老师的指导、教诲。1990721,惊悉慈老师因病抢救无效去世。我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赶到北京送别慈老师。我的慈父般的恩师、计算机学院的创建人、中国计算机事业的泰斗,中国巨型机之父就那样仓促地离我们而去了。

    慈老师百年诞辰之际,我们纪念您。怀念您爱才如子的品德;怀念您为了国防事业不计个人得失的宽大胸怀;怀念您以战略眼光把握计算机事业发展行程,引导我们一步一步取得成功;怀念您不畏艰险勇于奋战的精神;…………。欣慰的是您的弟子们,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沿着您开创的事业奋勇前进。天河一号、天河二号计算机系统,已数度在世界夺魁。

    慈老师安息吧,我们永远的怀念您!

                                                    王振青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