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教学科研互为支撑成果丰硕人才辈出———慈云桂教授教学科研思想

教学科研互为支撑成果丰硕人才辈出———慈云桂教授教学科研思想

    慈云桂离开我们快28年了。他作为“中国巨型机之父”,既是我国计算机技术的开创者之一,也是我国计算机教育事业的创始人之一。他创建的我校计算机技术创新团队,创造了我国计算机史上的一系列第一,还产生了七位院士(慈云桂、周兴铭、陈火旺、卢锡城、杨学军、宋君强、廖湘科),和四位军队技术一级教授(金士尧、齐治昌、李思昆、吴泉源)。一个团队取得这么多、档次如此之高的创新成果,涌现出这些多科学大师,不仅国内首屈一指,在国际上也很罕见。这些,与慈云桂办学思想息息相关。

    一流学科要两条腿走路,科技人才的成长,需要科技知识的滋润,也需要科研实践的锤炼。课堂教学与科研实践,是科技人才之“两翼”。这“两翼”相互依托、振羽齐飞,科技人才方能如雄鹰般在科技创新的广袤天空扶摇直上、高飞翱翔,科研创新才能源远流长、持续发展。用慈云桂教授常对我们讲的话来说:“办一流学科要两条腿走路,缺少那条腿,学科建设就不会健康发展。”

    可以说,慈老这一学科建设发展思路,从他一开始从事计算机技术创新就形成了。

    遗憾的是,正值计算机教学工作顺风扬帆、高歌猛进之时,“文革”动乱开始了,教学工作深受冲击,几近荒废。

    庆幸的是,这一时期紧迫的军事需求,加之学院与国防建设的天然联系,学院计算机学科还承担着繁重的型号任务。很多本科生、专科生一毕业就参加计算机型号攻关,有的甚至还没毕业就被“拔青苗”“赶鸭子上架”,加入了科研队伍。科研实践的艰苦磨砺,尤其是通过我国第一台每秒100万次“远望”远洋测量船中心计算机、第一台超级计算机“银河—Ⅰ”等重大型号任务攻关,一批年轻的计算机精英迅速脱颖而出。

  陈福接、周兴铭、陈火旺、卢锡城、齐治昌、金士尧、杨晓东、黄克勋、彭心炯、李思昆、吴泉源、李晓梅、李国宽、窦文华、龚正虎等第二代计算机专家,便是其中的代表。他们在“银河”系列超级计算机研制及其国家微电子、基础软件、网络技术、计算机应用、智能技术等领域,作出了许多开创性贡献。

  为“把教学搞得和科研一样好”,教学团队大胆创新、勇于开拓、奋发进取,给学员开出了一系列新课程,初步实现了与国际接轨。与此同时,他们坚持教学科研相结合,积极参加“银河—Ⅰ”攻关,及时把科研成果搬上讲台,用前沿学科知识培育人才。由于19771978级的一批学员毕业后充实到教学岗位,基本形成了老中青相结合的格局,教员队伍更具活力。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教学团队积极跟进国际潮流,借鉴世界经验,结合学校任务和老师的教学科研实践,形成了具有自己特色又与国际接轨的课程、教材体系,编写了一系列在全国产生影响的教材。

  1981年国家实行学位条例时,计算机体系结构成为国家第一批博士点,是全国五个重点学科之一。不久,计算机软件也成为博士点,计算机系成为全国首批三个计算机博士后流动站之一。1988年计算机及应用专业在全国教学评估中名列第二。

  这时期不断创新的计算机教育,为以杨学军、廖湘科、宋君强、王志英、张民选、刘光明、徐炜遐等为代表的第三代计算机精英从银河事业中脱颖而出,奠定了厚实的基础、积蓄了冲刺的力量。

  就这样,慈老带着学校计算机团队,坚持“教学科研两条腿走路”,既在科研中创造了一系列“国内第一”“国内首创”,又锻炼了一支创新能力突出、梯次结构科学的教学科研队伍,确保了“银河事业”可持续发展。  

  和慈老共事的日子,他经常对我们说:“搞科研尤其是像我们搞国防科研的,一定要把眼睛盯着国家需求,国家需求越紧迫,我们越是要抢着干,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干。而且对国家、军队需求,对科学发展趋势,要有前瞻的目光。这样既可确保满足国家、军队建设紧迫需求,又可推动自身建设发展始终处于前沿位置。”

  可以说,慈老带领我们创造的那些“国内第一”“国内首创”,无一不是国家、军队建设紧迫需求。

  慈老培养人才有一个思想:年轻人是科学的未来,未来科学家要从年轻时开始培养。

  他培养年轻人还有一个“绝招”:给年轻人压担子,通过让年轻人肩头超负荷,让他们早成长、早成熟、早担重任。

慈老在干电子管通用机时,目光就已经盯上了晶体管计算机技术;在干441B晶体管通用计算机时,心里又开始琢磨集成电路计算机;在干着百万次计算机时,就开始设计巨型机总体技术。

  有人为此说他“好高骛远”。

  慈老的目光确实始终盯着学科前沿,而且坚定不移。那次在北京开“151”计算机论证会,我和康鹏随慈老一起参加了,那真是个“真理碰撞会”,双方争得面红耳赤,慈老寸步不让,拿出了学科最前沿、最全面的信息,有理有据,让对方不服不行,最后国防科委领导都感动了,把任务交给了我们学校研究所。

  慈老带领大伙干“银河-Ⅰ”时,总体方案都设计好了,正准备全面展开研制工作,可他了解到最新前沿技术后,毫不犹豫地放弃原来的方案,重新做方案,这种魄力真是令人佩服。

  慈老这种“要干就干最好的、最新的”的科研思想,成为“银河”队伍的好传统,“银河-Ⅱ”时三改研制方案;“银河-Ⅲ”时把冒险当机遇,果断采用刚刚冒头的大规模并行处理技术,把“银河事业”一次次推向新的高峰。

                                                 金士尧供稿

                                                                                               20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