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我陪刘院长乘火车

我陪刘院长乘火车

  2015126日,刘院长驾鹤西去。对我来说,也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恰好又是我父亲去世40周年的忌日。

  我原是长沙工学院(毕业时学校回归军队序列,更名为国防科技大学)的学生,以前并没有见过刘居英院长。但早在19671月,我就从我的二姐夫王年生(哈军工60-582班学员)那里知道了刘居英的大名和一些事。刘院长是个传奇式的人物,早在“一二.九运动”时,他是北大扛大旗游行的学生领袖;抗美援朝战争时期,他是志愿军负责铁路运输(中朝联合前方铁路运输司令部)的司令员兼政委;后来,先后担任哈军工副院长、院长等职务,是共和国的开国少将。仅凭刘院长两兄弟分别执掌中国一文一武两所顶尖大学这件事(刘居英的哥哥陆平曾任北京大学校长),就令人钦佩不已。刘院长一直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和偶像。直到80年代后期,我加入了哈军工-国防科大上海校友会的工作班子,使我有机会多次与刘院长近距离接触。刘院长的4次来沪,我都参与过接待或座谈,还有幸参加过在国防科大和哈尔滨工程大学举行的两次校友联络会议,当面聆听他的教诲,使我受益终生。尤其令人难忘的是陪刘院长乘火车来上海的那段往事。

  199310月,我作为上海校友会的代表,应邀去长沙参加国防科大纪念哈军工创建40周年校庆活动。活动结束后,我们几位上海校友准备乘火车回上海。临行的前一天晚上,哈军工北京校友会的常务副会长尚法尊老师来到我们住处,告诉我们,刘院长明天和我们乘同一列火车,去上海参加上海校友会组织的40周年校庆活动。还说刘院长是个喜欢热闹的人,要我们白天去他的软卧车厢(我们乘的是硬卧),陪他聊聊天,说说话。我们听后当然都十分高兴,能与老院长这样近距离接触,确实很难得。

  第二天上午吃过早餐以后,我们就来到了刘院长的软卧车厢,与刘院长同行的有他的夫人许阿姨、尚法尊老师和刘院长的秘书。刘院长见到我们也很高兴,和我们一一握手,互相致意。刘院长就像长辈一样,和我们这些晚辈开始聊天。刘院长是个非常健谈的人,从哈军工的创建到国防科大的校庆,从解放战争到抗美援朝战争,讲了许多他自己亲历过的事。我们听了以后,都深受感染。

  影响最深、也是刘院长讲的最多的,是抗美援朝战争时,他负责抢修铁路的往事。那时,美军为实施“绞杀战”,进行“地毯式”轰炸,许多铁路和桥梁被炸毁。为了运输前线物资,必须及时抢修。刘院长要亲临前线,指挥作业。在美机的轰炸下,刘院长乘坐的吉普车被炸坏了,司机和随从的部下都牺牲了。讲到这里时,刘院长动了感情,停顿一段时间后接着讲。好在刘院长吉人天相,在这样的狂轰烂炸的情况下,刘院长指挥若定,竟然毫发无损,也是令人叫绝。

  一转眼,已临近中午时分了,其他校友已先后离去,我还陪刘院长坐着。突然,听见一阵敲门声,原来是一位年轻的女乘务员来查票,同时还要检查身份证件。我把自己的身份证交给乘务员查验后,刘院长也从上衣口袋里拿出自己的军队离休干部证交给女乘务员查验。女乘务员看了后,一下子神情紧张,口中连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们不知道是您”。刘院长则笑着说“没问题吧”,“没关系的,你们是例行公务”。乘务员走后,我拿来刘院长的离休证看了一下,这是一本像身份证大小、红色塑料封皮的折叠小本子,离休前职务栏里填着铁道兵副司令员。刘院长还告诉我,他当铁道兵副司令员时,有时是要乘军用专列外出工作的,一个人要用一节车厢,在车厢上办公。现在离休了,一个包厢就够了。不大一会儿,列车长敲门进来,连声说“首长,对不起!”刘院长仍然面带微笑说“没关系的,你们也是例行公务”。列车长告诉我们,午餐由他安排,待乘客用完午餐后,安排我们单独用餐,到时候会通知我们。列车长走后,刘院长对我说,“今天中午我请客,请大家都过来”。

  大约下午一点左右,列车长领我们到了餐车,厨师为我们准备了四菜一汤,分两个桌子。刘院长夫妇、尚法尊老师和刘院长秘书一桌,我和上海的郑福田学长、刘豹学长(刘伯坚之子,我二姐夫的同班同学)以及一位部队的大校学长一桌。刘院长还拿了一瓶湖南产的酒鬼酒让大家品尝,我们也是第一次喝这种酒,口味非常香淳。大家频频举杯,祝福老院长健康长寿,并与老院长合影留念。这顿列车餐,虽然只有简单的四菜一汤,但大家能与老院长共进午餐,而且又是老院长请客、喝酒,都感到莫大的荣幸,至今回味无穷。

  餐后,刘院长要买单时,列车长起先不让付款,在刘院长的一再坚持下,最后还是让许阿姨按就餐正常价格付了餐费。虽然只是一顿便餐,充分体现了刘院长的高风亮节和对哈军工学子的关爱之情。

  20多年过去了,每当我想起陪刘院长乘火车的这段往事,一种幸福感会油然而生,一段终身难忘的美好回忆。

  去年,当我得知刘院长仙逝的消息后,顿时感到一阵茫然,我的第一反映就是要再去北京见一次他老人家。我以个人及上海校友会代表双重身份参加了1212日在北京八宝山举行的刘院长告别仪式,那天为刘院长送行的各级干部和哈军工校友有2千多人。刘院长躺在鲜花丛中,是那么的安祥……

  如今,刘院长虽已离开了我们,但刘院长身体力行的哈军工精神将永驻人间。

                                                   (撰稿人上海校友会汪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