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学军趣事

学军趣事

学军趣事

哈军工一九七零年南迁长沙以后经过几年的建设,至七十年代中后期已基本具备了招生条件,我们系(即一系当时亦称为力学系)每个年级招收二~三个班(每个班30人左右),有一年系领导王永斌政委找我谈话:他说你带一个年级的学员到湖北省黄陂县一个部队去学军(那时学校还没有恢复军队序列),时间是一个月,陪你一起去的是103教研室顾景宝老师,他在业余时间可以给学员做一些辅导答疑。我们到黄陂县(现在是武汉市黄陂区),部队已经做好了准备(该部队是地空导弹独立营,营的党政一把手享受副团级待遇),第二天开始把每个学员班按10个人左右分成三个军训班,从徒手教练开始到持枪教练和打靶投掷手榴弹结束。在这期间顾景宝教员还给部队的同志们做了一次有关我国导弹从无到有的发展概况的讲座。有一天营长对我说,明天下午全部武器装备装车,入夜后部队进行拉练,目的地是驻浠水县独立营阵地,他们靠近江边所以我们到浠水肯定有鱼吃,我们食堂也为他们准备了肉蛋菜,这样的拉练对你们来说是很难得的一次机会。我在哈军工时就一直在导弹工程系工作,可是没有参加过一次这样的拉练,我系教练队的同志每年有一两次开着全部地面设备车辆到哈尔滨市郊外进行训练和车辆保养,但是并不携带导弹出去,这一次参加地空导弹部队拉练确实是难得的一次好机会,入夜后全营官兵集合,营长做了简短的动员后部队就出发(同学们都分配到各个车辆和战士们在一起),车队行驶在蜿蜒的公路上,车灯照耀下的夜空犹如有一条火龙在飞舞,我向前看不到领头的车辆,往后看不到车尾,行军途中有一次短暂休息,主要是让大家在路边“方便”一下(因为是在夜间也就不避嫌),车队在清晨进入浠水阵地,战士们立刻将武器装备安装调试好,处于临战状态,然后才吃早餐;上午战士们轮流休息,下午装备又要装车以便入夜后返回黄陂阵地。说一个小插曲,同学们打靶投弹结束后返回营房,部队的作战参谋把我和顾老师留下来,他的军用背包里装着满满的子弹,他把冲锋枪的弹夹装上子弹,让我们俩个往一个干涸的鱼塘里随便打,主要是想让我们过一下枪瘾,但这无疑是有点浪费子弹,但也不好有悖于参谋的好意,我俩每人只打了一个点射就坚持不再打啦;随后他又拿出手榴弹先向干涸的鱼塘里投了一枚,因为他投得很远我们就站在塘边看着它爆炸,随后我也投了一枚距离我们大约30多米,炸起的尘土也没有落到我们身上,最后参谋把一枚手榴弹的后盖打开并把金属环给顾老师套在大拇指上,顾老师在投教练弹时只有10米左右,按规定他不能投真实的手榴弹,因为会有很大的风险,但是参谋认为顾老师来一趟部队不容易,坚持让他也投一枚,所以事先我们在塘边选好了一个坑刚好能蹲下我们三个人,我对顾老师说,你卯足了劲往外扔,他说:好的,就把手榴弹投出去,看着它离我们很近,我们三个赶紧蹲在坑里双手护着头等它爆炸,可是过了一会也没有响声,我们慢慢抬起头看到手榴弹静静地躺在那里,参谋问顾老师:环呢?老顾说什么环?参谋说就是我给你套在大拇指上的金属环,顾老师说我一起给扔了,参谋这才站起来小心翼翼的把手榴弹捡回来,把拉环重新套在他手指上并告诉他只投弹不扔环,这一次虽然投的仍然不远但是看到手榴弹在冒烟,我们赶紧双手护头蹲下,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过后就是一些土块落下来,有的砸在身上还有点痛,我们站起来相视一笑,一切都在不言中,这次学军圆满顺利结束。

撰稿人  张汉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