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哈军工轶事二则

哈军工轶事二则

哈军工轶事二则

言传身教

1965年夏季的一天下午,我们学员队(三个班)去院俱乐部听报告。当天我是值日班长,由我带队来到院大俱乐部西门外。按例队伍停下后变一路纵队,开始走进俱乐部大门。正在这时,我发现一位个子不高、体型微胖、戴着眼镜、佩大校军衔的首长与一位年轻干部来到我们队尾,站在队伍的最后边和大家一样依次排队进入俱乐部。

大会开始时,主持人向大家介绍今天由院政治部卓明副主任给大家作报告。我惊奇的看到,跟我们一起排队进入俱乐部的那位首长,来到讲台前向大家敬礼,开始了他的报告。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卓明副主任,当时我就想作为院政治部的首长、报告主讲人,他完全可以走到队伍的前面,从宽敞的大门进入俱乐部。可他却和同学们一样头顶烈日排队依次而行。这看似小事却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五十多年过去了,当时报告的具体内容我已记不得了,但卓付主任那可亲的形象、律己的行为,至今仍时而浮现在我的眼前不能忘却。卓副主任的这一行为是哈军工众多干部和教员言传身教、以身作则的体现。从我们第一次踏进校园起,在整个的学习、生活中,这种氛围一直感染着我们。无论是和我们朝夕相处的学员队干部、任课教员,还是院系各级干部与首长,都把对学员的培养、教育放在第一位,倾尽心血,用他们的言行传授知识、影响学员。使同学们能成为真正的革命军人,掌握为国防建设服务的本领。

哈军工的传统一直强调“言传身教,身教重于言教”这一育人方针。这也是哈军工精神的一个体现,它影响了我们的思想、行为,使我们受益终生。

(二) 活幻灯

在哈军工学习期间,几乎每周都要去院大俱乐部看一次电影。学院为配合政治教育和表扬好人好事,有时在电影或大会开始前先放几段幻灯。当时的幻灯机是单镜头,放到屏幕上的画面也是固定的。

1965年初,院里出现了“活幻灯”。这种崭新的形式,立刻引起了院、系首长的关注和支持。由此各系都成立了“活幻灯”小组。当时我系的宣传干事王连生,选中我和另几位不同年级的同学,组建了三系“活幻灯”小组。我们在课余时间用废X光片或玻璃片,绘制了反映系里学雷锋、学员海上实习、军事、教育活动等幻灯片。并动脑筋想方设法让画面动起来或更风趣引人。这种“活幻灯”是由三个镜头组成,配以小机电设备,再加上放映员双手灵活的操作,可以使一些画面动起来。例如:陆、空军系的片头是军徽居中,下面注明几支队,背景是光芒四射的动态画面;我们海军系的片头则是海军军徽下注明三支队,在海兰色的背景下,滚动着海浪样的波纹;有时会出现一只翅膀扇动的大雁,嘴上叼着的一封信能突然变成多封信散落下来,并配上“鸿雁传书”的字幕;在为赵朴初先生写的“某公三哭”配制的画面中,苏修头目赫鲁晓夫的头、颈居然可以活动……。当然播放内容的画面大多是固定的,但是画面的色彩更加丰富了。在当时还没有民用电子技术设备的年代,这些生动活泼的画面让人感到新奇、有趣,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起到了寓教于乐的作用,受到普遍欢迎。学院还组织了各系共同参加的“活幻灯”专场演出。1965年下半年由于全院都到农村参加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活幻灯”也就终止了。

虽然“活幻灯”在学院里只存在半年多的时间,但它具有制作简单、灵活、快捷、新颖的特点。可以随时生动的反映院里动态,增强了政治思想教育效果。其在哈军工的办学历程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撰稿人:64311 张士忠   于大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