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纪念哈军工—国防科大六系成立50周年

纪念哈军工—国防科大六系成立50周年

    光阴荏苒,哈军工-国防科大六系已成立50周年了。我们这些老六系人也从青春年少成为髦耋老人了。

201511月,和六系有关的事件有两件。

    一是微信群上报道,六系第二任政委刘月庭同志于1119日在郑州干休所去世。六系老战友纷纷遥祝他一路走好。我不禁回想起当年在北京奋战030机,151机时,刘政委到北京看望我们这些毛头小子,并请我们在饭店吃饭的情景。那时,军工领导到现场看望我们,除了了解工作以外,必然要自己掏钱慰问我们一顿饭,这已成为传统。那时,军工人聚会,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年龄最大的人付账。领导都是官最大,年龄最大的,是必然的付账者。而刘月庭又是豪爽大方的人,好菜随便点,很受我们欢迎。那时,物价便宜,10元钱已足够几个人大吃一顿了。记得胃口好的‘杨老猫’每次听到有领导要来,都兴奋异常,有好吃的了。刘政委去天国了,真是让我们“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啊!

    二是多个媒体报道,最新发布的第44TOP500榜单显示,六系的天河二号,再次荣登榜首,连续第6次成为全球最快的计算机系统。它的33.86petaflop/s的速度,至今无人能够超越。这是对六系成立50年的最好礼物。也显示了六系成立对中国计算机事业的意义。

        1966年初,在哈军工脱下军装,风雨飘摇的惨境中,在哈军工

        51号大楼成立了六系。成立大会的情景至今仍在我脑中。那时,很多人情绪低落。有门路的人纷纷它去。但六系人没有消沉,没有放弃对计算机事业的执着追求,瞄准世界先进水平,在征途上发起了一波又一波更壮烈的冲锋。

    六系的成立,是哈军工,也是我国计算机事业的里程碑。它是我国大学里的第一个计算机系。1958年冬,海军系研制的我国第一台军用计算机901在北京展览样机时,陈赓院长就高瞻远瞩地指示,“计算机已经做出来了,海军系要建立计算机专业、培养人才”。

        1960年夏,哈军工专业大调整后,304教研室一部分留校改为计算机(数字指挥仪)教研室。海军系从57级(4年级,还有两年毕业)各专业抽调11名学员骨干,组成了57-323班。它是哈军工计算机专业第一期学员班。它由慈云桂、柳克俊直接领导,安排教育计划和科研任务,边干边学,提前授衔,1964年毕业答辩后全部留校工作。当时哈军工学员班编制,入学时一个班一般30人。由于对政治、专业技术、身体的要求较高,淘汰率很高。到5年级毕业时一般只剩下10多人。所以57-323班的11人已经不算少了。这11名学员中,周兴銘院士是其中的最杰出代表。

    六系成立的意义在于:集中和壮大了哈军工计算机的教学和科研的人力和物力;为我国培养了大量的计算机专业人才;为我国计算机技术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做出了突出的、实在的、伟大的贡献。

    哈军工从1958年开始研制计算机,海军系和空军系分别研制舰用和机载机,1961年成立的电子系又研制通用计算机。经历了电子管、超小型电子管、锗晶体管、硅晶体管的几代计算机的研制。虽然各单位有互通、有协作,但力量总显得分散。技术上在国内也没有突出优势,虽然441-B机因其高可靠性曾风光数年,但那时六系常被XX院和XX部视为计算机界的、由军队冒出来的“另类”、给予白眼。领头人慈云桂的伟大在于,经常教导我们:“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六系成立后,以304404教研室为主组成的601教研室及901441-B441-C等研究组,基本上集中了除机载计算机以外的全院专业人才,教学和科研力量得到空前增强。学员班的总数达到4个班。每期培养120名的计算机专业学员,是国内任何大学没有的。  六系学子和哈军工学子一样,基础理论和专业技术知识扎实,了解国内外最新动态,知识面广,适应性强,具备一定的战术和战略知识,受过人民军队优良传统的哈军工报国奉献精神的熏陶,在所在单位发挥了突出的骨干作用,对我国早期计算机事业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中船研制舰用计算机的716所前所长汪汉民(六系59级毕业生)回忆,该所是在当时7院院长刘华清的关心下,19655月在哈军工海军系成立的,并在海军系和六系进行人员培训前后达3-8年。先后由六系接受了80多名毕业生,成为该所早期各阶层骨干。有70多人在哈军工先后参加了901机、441-B机、441-C机的研制工作。从而使该所在3年后就初步具备了独立承接国家型号项目的能力。现在该所已成为具有3000多名员工的、从事我国舰船电子信息系统研制工作的大所,为我国海军装备现代化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六系教育对它的的影响是有决定意义的,也是他们至今感恩的原因。

    六系成立后,由于专业人才的聚集,计算机研制工作也突飞猛进。

        1966年初,慈主任访英回国后,就着手集成电路计算机的研制工作。030就是那时上马的。它是六系成立后研制的第一台计算机,也是我国第一台国产全集成电路计算机。它是以601教研室为主研制的。集成电路是和中科院半导体研究所合作研制的。1970年在东海舰队潜艇支队成功完成水下攻击试验。它对我国计算机事业的贡献在于,不仅是第一台用国产集成电路做成的计算机,而且第一次在我国计算机中采用了半导体存储器,淘汰了传统的磁芯存储器,领先国内技术水平十多年。

    从此,哈军工的计算机研制水平,始终处于我国领先地位。

    在此基础上,1971年开始了百万次计算机151的研制。其集成电路也全部是国产的,是在中科院109厂研制的。1976年,六系人冒着大地震的余震,在北京738厂调好机器。1980年在远望一号测量船上,首先在太平洋上成功完成我国第一次洲际导弹发射试验。它把哈军工-国防科大研制的计算机的速度提高了两个数量级。151机是在当时国内计算机界认为“国产集成电路可靠性差,不能制造大型计算机”的逆流声浪中,六系人拼命拼出来的。这个时期,是哈军工南迁后最艰苦的时候,六系几乎每年都有骨干去世。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三、四十岁年纪,为国捐躯在浏阳河边,悲哉,壮哉 !

        1983年底,在邓小平主席和张爱萍将军关怀下,六系人再次将研制的计算机速度提高了两个数量级,完成银河亿次计算机研制。其计算速度和规模等参数,稳据国内首位。

    新世纪以来,六系的天河一号,天河二号的计算速度一直处于世界首位。

    六系的伟大成果,是六系一代、一代人忠实执行毛泽东主席在哈军工成立时的训词,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和自我牺牲的英雄气概",始终不懈努力的结果!感谢他们的为国奉献!

    让我们隆重纪念六系成立50周年!

    让我们永远记住六系的领路人“慈老头儿”慈云桂,记住那些在六系历年工作中、英年早逝的汤广治,俞午龙,钟士熙,张树生,蹇贤福等战友。他们的音容笑貌永远在我心中!

    六系成立后,第一台研制的计算机是030机。它是中国的第一台全集成电路计算机。它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最复杂、最激烈的时期,研制组在大部分时间无人领导、无人管理的情况下,自发坚持工作完成的。其研制过程可以说是一个传奇,值得令人回忆和大书特书!

        1965年冬,哈军工六系和中科院半导体所合作研制集成电路。该所当时在王守觉教授(人称“小王先生”、和他哥哥“大王先生”王守武、都是我国著名半导体专家)领导下,在我国首先研制成硅平面管和硅集成电路。为寻找合作用户,和我们走到一起。王守觉曾带队到哈军工调研、谈判合作。那时正逢海军计划研制一型在近海使用的超小型潜艇030。由于其内部空间狭小,对指挥仪的体积也要求小,因而成为集成电路计算机的首选用户,计算机也命名为030

        1966年后,排除了文革各种干扰,研制组在北京奋斗了数年,研制出了我国第一批集成电路----早期的二极管逻辑集成电路(DTL),设计完成了计算机运控部分。当时,半导体存储器在国际上刚刚萌芽,仅杂志上有报道,我国尚是空白。在总体设计中,我们毫不犹豫的一致决心采用这个新生事物,不用传统的磁芯存储器。虽然由于受到当时我国半导体制造技术的限制,每一块用微晶玻璃封装的芯片上只做了4存储个单元,因此存储器插件板占了该计算机的大部分体积。但敢于首先抛弃传统的磁芯存储器,却是我国计算机技术上的重大突破!它充分体现了当时年青的哈军工人(任务组员平均年龄不到30岁)敢于创新,勇于承担责任的精神。它是哈军工计算机事业的一个里程碑,是我们永远的骄傲!当时的存储单元的集成电路芯片是由直接耦合逻辑触发器构成的,和运控DTL电路一样,是王守觉的研究生林雨设计的。存储器电路和系统的研制工作的主力、则是六期学弟苏长青等。我参加科研工作后,一开始就测磁芯穿磁芯,深知做磁芯存储器的艰难。集成电路存储器大大减少了机器研制的工作量,增加了机器工作的可靠性。的确是我国计算机技术的一次革命。

        030计算机是在北京有线电厂(738厂)生产、安装、调试的。当时的海军周希汉副司令曾到厂视察过这台机器。1970年,在哈军工大院南迁的最混乱的时候,任务组全体成员全然不顾家中的坛坛罐罐,在北京全力以赴坚持工作。机器整机在人都可以进去的大型恒温箱中通过了全部例行试验,先后安装在东海舰队大谢岛潜艇22支队的0333型潜艇上,在海上进行了半年多的海上实战试验。试验证明,其硬件工作非常可靠,软件适合潜艇作战指挥需要。六期学弟刘恩林在机器安装、调试中起了很大作用。出海试验时机器的操作、都是由当时最年轻的吴泉源进行的,因为他不晕船,又是负责软件研制,熟悉机器程序。在潜艇出海水面航行时,大部分人都吐得爬不起来,他却常和艇员们站在露出水面的潜艇指挥舱舰桥外观察、聊天,左右摇晃到几十度也不怕。

    这年秋天,已经调任23基地副司令的原哈军工海军系主任黄景文,也正在东海试验鱼雷。当他得知我们在大谢岛试验的消息后,专程到支队鱼雷攻击实验室来看望我们和030机。他和几位基地的哈军工校友乘登陆艇到达码头时,上下一片欢声雷动。参加软件设计的九期学妹吴祖欣和他女儿黄晓夏是数理班同年级同学。哈军工人见面时的的那种亲切感情真正难以言表!

        030计算机的结构设计非常有特点。它约40厘米宽、30厘米深、120厘米高,应当是当时国内体积最小的计算机了。这种结构比较适合潜艇狭窄的空间。它被安装在指挥舱潜望镜附近、靠近艇长战位。机箱上部有敌舰、我舰的航向、方位的状态显示,非常形象,便于潜艇指挥员观察敌我态势,及时发射鱼雷。它们由步进电机驱动的舰艇模型组成,和飞机上的航向、方位指示器相似,是由二期学长郭德纨设计的。机箱下部大门可快速打开。机箱内部的插件板插槽架可以拉出机外,并左转90°,便于维护。四排插件板槽架中,运控部分只有一排,其余三排都是硅集成电路存储器。最下部是电源。它的结构是由爱聊天的、外号“说不累将军”的海军系一期学长、文化大革命中被“下放劳动”到任务组的、六系第一任教务处长王松林设计的。

        1971913事件后,030型潜艇由于是林彪元帅抓的项目下马了,又加上151机紧急上马,030组人员服从系里安排,全部调入了151组,这台机器未能继续研制定型装备部队。但在研制过程中,它培养了一大批六系最早熟悉集成电路生产和应用的骨干,为以后研制大型、巨型计算机奠定了宝贵的基础,甚至对今天的天河机集成电路生产都起着影响,这在国内其他计算机研制单位是少有的。也是天河机能够居于世界第一的内在因素之一吧!

    这台机器的研制过程,也充分体现了哈军工人为发展计算机事业的自觉献身精神。

        1966-1970年是中国最混乱的时期,那时学院上下领导机构全部瘫痪,任务组的同志数年里全是“自己领导自己”自觉坚持工作。任务组手上没有一分钱。科研经费则是由国防科委直接拨到中科院,拨了多少钱我们也不知道。四局的大参谋唐遇合(哈军工二期学长)和袁林祥同志,对研制组给予了每求必应的支持。那时,我们有了困难就直接到四局去找他们,每次见面后他们的第一句话都是:“今天有什么问题要解决?”,速战速决,实在令人感动。

    在北京奋斗的数年,生活非常艰苦。那时,研制组住在南锣鼓巷科学院半导体所宿舍,不管春夏秋冬、每天来回步行到大佛寺的所实验室工作,从不间断。那时南锣鼓巷不像现在这样热闹,平日路上很少有人行走,就是我们这帮小伙子南来北往。由于离所较远,星期天不去所里,吃饭吃遍了鼓楼、交道口的小饭馆。彭德怀元帅的侄子、六系九期学弟彭正祥,当时在北锣鼓巷空军某研究所工作,离我们宿舍很近,有时星期天跑来看我们。1967年冬天,全国大混乱,北京的两派造反组织曾在我们住的宿舍、四合院平房房顶上、为抓李先念副总理、白天黑夜大打出手数日(当时李先念住的四合院在隔壁)。由于缺乏燃煤,半导体所宿舍区的暖气也停了,夜里大家都冻得缩成一团。(下转23版中缝(上接14版中缝)五期同学黄克勋的“团长”雅号就是那时获得的。东北人苏长青懂得如何取暖,从杂货铺里买了炉子、炉筒,再到外面找来煤(那时有钱买不到、只能“找”),生火取暖,才熬过了这年冬天。宿舍窗户少,夏天房内太热,有时晚上这帮精力旺盛的年轻光棍汉、会海阔天空地一路吹牛、逛到天安门广场去乘凉,包括林雨在内。那真是最快乐的做计算机的时光啊!六系人的幸福就是能痛痛快快做计算机啊!林雨结婚时,分给他的四合院角落里的婚房竟然是一个只有门、没有窗户的、不到十平方的小房。不过、这个乐天的小个子福建人还是挺高兴的,十分感谢领导关怀。六系研制集成电路的骨干、和我们一起在北京奋斗了几年的张今弼、后来调到半导体所,1990年代我到所里去看他时,还找过林雨,可惜他外出了没有见到,十分遗憾。

    文化大革命中,有的人打派仗,有的人逍遥,但哈军工计算机专业的年青人却在无人领导的情况下,一心扑在研究工作中。外面文革两派为争权夺利大打,我们在实验室里为国家任务大干。1966年秋到1968年春,我们一直在北京坚持工作,没有回过学校。吃饭用自己的钱,连穿的衣服都是在北京现买。这种做计算机的方式现在的人是无法体会的。就是靠这种自觉精神,哈军工的计算机研制工作才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中没有断线,而且在这宝贵的十年中增长了知识、积蓄了力量,得以在以后喷发出威力,研制出大型计算机。这些经历、使我们永远不能忘怀!

    可惜的是1970年后,哈军工处于南迁的大混乱状态,030计算机运回哈尔滨后遗失了!而且连一张照片也未留下!实在令人惋惜!这里我又想起南迁中另一件遗憾事。据当事人后来回忆,1966年康鹏曾因“阻塞隔离推拉”电路,获我国文革前设立的“毛泽东发明奖”,有聂荣臻元帅签发的证书、金质奖章和一万元奖金(这在当时是一笔天文数字巨款,因为每人每月伙食费仅需十元)。由于文革中学校大乱,没人发给他,被锁在科研处保密柜中。南迁后也遗失了!他对此至今耿耿于怀!我难忘1970年代初,春雨中,那些堆积在长沙仓库破棚中的成箱的被踩烂的电子管的惨状。南迁对哈军工的伤害太大了!

    好的是,今天,六系在新一代人的奋斗中再生了。真是令我们这些老头儿高兴啊!

                                   海军工程系五期57-323班学员  2015.12于伦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