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刘院长上鱼雷快艇指导“901”任务出海试验

刘院长上鱼雷快艇指导“901”任务出海试验

一,“901”指挥仪实验室样机研制成功

       19638月哈军工海军工程系“901”科研组研制的全晶体管化“901”鱼雷快艇数字指挥仪实验室样机研制成功,向哈军工院庆十周年献了一份厚礼。93上午军委总部代表团团长副总参谋长张爱萍上将、总政副主任徐立清中将、总后政委李聚奎上将在刘居英院长、谢有法政委陪同下,来到“901”科研组参观视察“901”指挥仪。总部首长对科研组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取得的重大成果表示赞赏,希望及时总结经验,继续努力早日装艇出海试验。

二,刘院长指导“901”指挥仪出海试验

    “901”科研组经过一年紧张工作,19648月初“901”指挥仪出海试验样机研制成功了。这是我军第一台舰载数字指挥仪系统,我国首次采用计算机技术应用于作战指挥领域。根据海军安排,19648月中旬“901”指挥仪系统在海军北海舰队旅顺基地第一次出海试验。学院首长很重视,刘居英院长亲临旅顺基地主持指导试验,在军事工程学院科研史上是第一次,也是绝无仅有的一次!海军工程系黄景文主任,院、系两级科研处长参加了这次试验。国防科委、海军、七院、十院等领导机关和兄弟单位派出代表指导观摩。海军旅顺基地十分重视这次试验,基地马司令员、鱼雷快艇支队刘支队长亲自组织舰艇参加试验。试验设备包车押运从哈尔滨直达旅顺基地,参试人员近30人。

    我们到达旅顺基地第二天,刘院长亲自在试验现场作动员,要求我们精心安装试验设备,精心出海试验,努力完成任务。刘院长特别强调要求我们做好出海试验记录,这是金钱买不来的。“901”指挥仪经过三天在快艇支队岸上实验室内安装、调试、考验正常后上鱼雷快艇安装,与艇上雷达、罗经、计程仪连接构成系统进行联调测试、考验正常后,按照出海试验计划第一次出海试验。

    出海试验那一天早晨我们上艇作出海前准备,“901”指挥仪、雷达、罗经、计程仪全部开机测试备便,还有10分钟鱼雷快艇就要离码头出海试验了,这时一辆轿车开到码头边,车上下来一位身材魁伟的干部朝快艇方向走来。我们仔细一看,原来是刘院长,他神采奕奕在刘支队长陪同下健步走上快艇舷梯,微笑着招手与我们握手:“我和你们一起出海试验,看看快艇如何航行接“敌”实施鱼雷攻击的。“901”科研组长柳克俊副教授向刘院长作了简要汇报。刘院长听后随即指示:“按计划出海试验!”刘院长随艇指导出海试验给参试人员极大鼓舞。

    鱼雷快艇是小型舰艇,但航速很快、机动性好,携带的鱼雷杀伤威力大,是上世纪90年代以前海军重要作战舰艇之一(当时海军武器装备发展方针是“空、潜、快”)。“901”指挥仪安装试验的是183型鱼雷快艇,是海军一款最大的鱼雷快艇,但艇长才20几米,排水量60吨。艇长是站在露天的驾驶台上操纵快艇实施指挥。驾驶台最多能容纳三个人的位置,否则无法工作。刘院长反应很快,很机灵,看的很准,一上艇他就坐在驾驶台的左侧一个可折叠的椅子上,中间是艇长操艇指挥的位置。“901”指挥仪的控制台和显示设备安装在驾驶台的右侧,供艇长决策指挥。我站在艇长后面协助艇长操纵“901”控制台和观看显示数据。快艇迎着较大风浪在海上航行了三个半小时,在“901”指挥仪控制引导下对目标舰实施鱼雷攻击,取得令人满意的试验结果。快艇在返航途中刘院长在驾驶台上饶有兴趣向艇长和我问了些快艇性能;部队人员如何操作、使用指挥仪的问题,我们作了简要回答。这次出海因为艇小浪大,许多同志晕船呕吐,刘院长、柳副教授、艇长得天独厚,都不晕船,在鱼雷快艇上精神饱满、指挥若定。

    有一天我们在支队岸上实验室检查设备,刘院长和黄主任来了,有位同志问刘院长那天出海试验许多同志晕船吐了,你年龄比我们大怎么没有晕船?刘院长幽默地说:“你们不知道,抗日战争胜利那年我与你们现在的年龄差不多,19459月下旬接中央指示我随肖华等同志从山东黄县坐小船横渡渤海湾从大连上岸到东北开展工作,在船上我一点都不晕,这是爹妈给的。你们年青,多出海锻炼,也会不晕船。”说到这里科研组石振东教员突然跑出实验室在外面呕吐了。原来石教员第一次出海在快艇上晕船吐了,刚才码头边一艘快艇启动柴油发动机准备离码头出海执行任务,石教员听到柴油发动机声音和闻到排气管排出的柴油味心理反应就呕吐了。刘院长对石教员说:“石大个(石教员身高185厘米,刘院长叫他石大个)真没有用,闻到柴油味就吐了。你嗓音不错是男高音歌唱家,唱“我们在太行山上”这支歌就不会吐了,不信?你试试。”刘院长的幽默、风趣的语言引出大家的欢笑,连石教员也笑了。

    有一天上午要按计划再次出海试验,大家在作出海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发现“901”指挥仪主机有故障,不能正常工作,大家很着急,正好支队值班室来电话通知:“今天海情三级以上,海面风浪很大,按条令规定快艇暂停出海试验。”大家喘了一口气。过一会刘院长来到快艇码头,准备上艇出海试验,科研组有一位同志向刘院长报告:今天海面风浪很大,支队通知按条令规定暂停出海试验。刘院长听了好像有所察觉,略思一会讲:“即使海面风平浪静,你们也出不了海吧?是否指挥仪出现故障了?”柳副教授赶紧向刘院长报告:“指挥仪出现故障,正在抓紧分析、排除。”“这就对了,报告情况要全面,不要把一种现象掩盖另一种现象,报喜不报忧。科学试验允许失败,关键是要科学分析,总结经验教训解决问题。”

    “901”指挥仪这次海上试验先后出海5次,其中一次是夜间出海试验。指挥仪经受了汹涌的海浪冲击,对目标舰实施鱼雷攻击,出海试验达到了预期目的,较好地完成了试验任务。刘院长在第五次出海试验快艇返航靠码头上岸后对黄主任、柳副教授说:“这次“901”指挥仪到旅顺基地出海试验已有半个多月,共出海五次。大家很辛苦很努力,考验了指挥仪,收集了很多试验数据,情况不错。现在“见好就收”,回去好好分析总结,改进提高。”

三,19935月刘院长来上海看望哈军工学子

        1993年春光明媚的5月刘居英院长和许良毓夫人来上海看望哈军工学子。一位老学长通知我:在上海海军特飞所一个会议室开个欢迎刘居英老院长和夫人的座谈会。我27年没有见到刘院长了,多么想见见敬爱的刘院长呀。在座谈会上大家看到刘院长虽然已76岁高龄,但步伐骄健,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记忆力很好,学子们感到很高兴。我们一一自报家门,我自报姓名:“是军工学院海军工程系第五期学员,1960年提前毕业跟着柳克俊副教授参加“901”指挥仪研制工作。1964年“901”指挥仪第一次在旅顺基地出海试验,您亲自坐阵指挥呢!”刘院长听了高兴的哈哈笑了:“我记得,有这么回事。我还上艇和你们一起出海试验呢!”刘院长接着问:“901指挥仪后来“列装”了吗”我向刘院长报告:“从1964年至1971年“901”指挥仪经多次改进,先后经过北海、南海、东海三个海区共五次出海试验,1971912海军通过“设计定型”,投入生产。1975年和1977年投入“批量生产”;通过“生产定型”;19787月“901”指挥仪成批装备海军鱼雷快艇部队。”刘院长听了后感慨地说:“你们搞“901”坚持了10多年真不容易,最后成批装备海军部队好!”他看我穿海军服鼓励我说:“你是军工海军系毕业的,又搞了“901”海军装备,现在海军部队工作,年富力强,要为海军建设多作贡献。”

    座谈会气氛热烈,发言踊跃,刘院长多次插话交流。他语重心长地说:“国家改革开放10多年了,各方面发展很快,生活改善了,但发奋图强、艰苦奋斗的作风不能丢。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在军事、经济、文化、意识形态等方面对中国围堵,妄图中国变色。我们一定要把经济建设、国防建设、精神文明建设搞上去,使红色江山永不变色!”

    座谈会后军工学子们在会议室门前围着刘院长和许良毓夫人合影留念。

    岁月流逝,22年过去了,刘院长感人的肺腑之言我仍然牢记心中。

                                                    李仁德  2016110日于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