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哈军工老教师的贴心人——刘英

哈军工老教师的贴心人——刘英

获悉哈军工河南校友会将于2016318日为刘英老同志庆祝90岁寿辰,我作为一名哈军工老教师子弟,也是一名对刘英同志有所了解的晚辈,非常高兴,河南校友会此举正合我意,特写此文,以作祝寿。

       刘英同志是随二高到哈军工的建院元老,1958年初从政治部文化部调到秘书处当秘书,在王序卿处长领导下做老教师的工作,从此与老教师结缘。1961年又派他担任材料力学教研室协理员,与室主任周明鸂教授合作得很好。上世纪90年代,我曾听他说:组织上派我做老教师工作,教育改造旧知识分子,我对这些位教授也不了解,接触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这些人很好,爱国,勤奋,有时间就看书,也少有社会上的一些坏毛病,我就尽自己所能,帮他们做些实事。

      文化大革命中,刘英同志受到冲击,说他是向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投降的典型,是刘居英资产阶级办学路线的走×。大字报(还有漫画)说他作为协理员,不对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进行斗争改造,而是给教授抓药买菜找保姆等等。文革初期负责老教师工作的另一位王协理员就利用他所掌握的档案材料,写了不少揭发老教师的大字报(如出身地主的有哪些人,“混入”党内的有哪些人,调整了工资的有哪些人等),而刘英同志就不做这类违心的事。

      1979年的一天晚间,刘英同志敲开我家的门,我开门看到他身穿一身崭新的军装,容光焕发。我父母见到他非常高兴,说:“老刘,你终于来了!”原来学院南迁后,他一直在长沙工学院哈尔滨留守处,不愿意到长沙来。他说:“是张衍、王坚把我‘骗’来的,说是来开会,来了就不让走了,让我当秘书处处长,今天发了军装,我就来这看看老教授们,敲的第一家门就是你们家。哈哈!”他还说是曹鹤荪等老教授联名给科委领导写信不放他走,要求他到长沙来的。当晚他和我父母长聊,告别前他特意要我母亲给他写一份住这座北院73栋的老教师名单和房号,他明后天要逐家拜访。他走后我母亲跟我说:“刘英的笑容是最真诚的。”

      刘英同志在长期工作中总结了帮助老教师进步的三个层次:

      第一层次是安心工作,老教师们长期在地方工作,对军队工作生疏,加之哈尔滨天气寒冷,一开始不安心工作是可以理解的,陈院长亲自向大家讲了办军工的重要性和对大家的期盼,讲话亲切感人,并亲自看望大家,老专家们都很感动,基本上解决了安心工作问题。

      第二个层次是参军,这是思想提高和长期学校工作的一大进步,参军对普通人来说是比较容易的事,而对老专家们来说就不简单了,老专家们由学者成为军人不仅有思想上和生活习惯上等许多方面的变化,而且还要适应军队的规章制度,更重要的是要长期献身国防事业。

     第三个层次是入党,这是思想进步到了最高层次,升华到终生要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有些老专家虽早有入党要求,但受“左”的思潮影响,长期受阻,直到国防科大时期才实现夙愿。

我认为,他总结的这三个层次思想工作经验,应记入校史。

     刘英同志在担任秘书处处长期间,多次与校党委领导沟通,他分别与曹鹤荪教授(时任副校长)、周明鸂教授(时任副校长)、胡振渭教授(时任五系副主任)谈话,鼓励他们再次申请入党,并帮助填表,联系介绍人,参加支部大会,帮助他们实现了心愿。在孙本旺教授(时任副校长)病重期间,他为孙教授办了入党手续,并给孙教授录音,帮助他处理家庭问题。

    刘英同志担任秘书处处长期间,曹国惠教授(1975年在哈尔滨留守处去世)的遗孀来长沙女儿家探亲,他去看望,得知老太太因没有工作过,没有退休金,儿女虽然孝顺,但老太太总觉得有点不是滋味,想给孙辈孩子们买点糖果都不好意思开口。刘英同志马上向校里为老太太申请了200元补助,过了一段又给她申请了600元补助。去年底我与曹国惠女儿谈起此事,她对刘英同志表示由衷的感谢,她说:“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而是感谢他有一颗善心,我爸走了这么多年了,他还记得,还关心一个孤老太太。”

还有一件小事:在1973年时,他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调动某教授的知青女儿,回程时他用出差费买了一张硬卧,他让女孩去睡,自己坐了一宿。

200011月初,哈军工校友会第三次联谊会议在国防科大召开期间,刘院长要去看望老教授,刘英同志陪同,让我带路。我们到校医院看望了住院的龚家鹿、薛鸿陆教授和90岁的老干部杨进同志,又到宿舍看望了周祖同、易晓东、谭自烈、刘景伊、欧阳昌宇、俞咸宜几位老教授及曹鹤荪教授的夫人,他们拉着老教师的手,问候身体、生活情况,回忆往事,谈天说笑,一往情深。我作为晚辈看了这热烈的一幕,觉得两位老领导真是老教师们的贴心人。刘英同志离长返郑州时,我到长沙火车站送行,他的一位河南老乡不解地问我:“你跟刘老什么关系?”我说:“我的长辈老教师们大多已过世,健在的也走不动了,我是代表他们来送刘老的。”

刘英同志真正领会了陈赓两老办院、尊师重教办学思想的精髓。他对老教师政治上信任爱护,生活上关心帮助,是老教师们的贴心人。

历时是无情的,她会很快忘却一些人,也会严肃地批评一些人;同时,历史又是多情的,她会永远记住一些人。刘英叔叔,我永远记得您!

祝刘英老人笑口常开,健康长寿,向百岁挺进!

杨昂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