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初到长沙时生活中的点滴趣闻

初到长沙时生活中的点滴趣闻

    一九七零年哈军工南迁到长沙校址在长沙市北区上大垅解放军某高级工程兵学校,面积不是太大,营房也不够用,首先遇到的就是住房和办公用房非常紧张,许多仪器设备堆放在露天,我们系全部导弹地面车辆任由风吹雨打几年后全部报废了,其次是人的住处也非常困难,因此购买了一路之隔(京广铁路线)的工程兵舟桥团(84团)团部,它占地面积比较大,房子不多,团部是一栋小二层楼就是我们系机关全体人员的办公室,此外有十来栋平房(是原来战士们的营房),就成了全系的家属宿舍,有一些大的房间(上下铺能住一个排)就临时用三合板打隔断可住三四家,走廊里每家门前一个蜂窝炉子,一家炒菜大家闻香味,若是谁家炒辣子呛得许多人打喷嚏流鼻涕,而且住在隔断的几家不能大声说话,当时有人开玩笑说谁要是放个响屁几家都能听见,但是这种生活却密切了同事之间和上下级的关系,我住的那栋平房就有系领导和处长等,无论谁家做一点好吃的都相互送一点给其他人尝尝,我先后吃了同事们做好的田鸡/黄鳝/蛇肉等才自己学着做。刚到长沙市还有语音不通(尤其是地方的方言我们北方人根本听不懂),有一天我和几位同事到德雅村早市买菜,看到副食店有个招牌写着“盯壳蛋”几角一斤,比一般鸡蛋便宜好几毛,我们几个人仔细看了几遍盯壳蛋,总觉得它很像鸡蛋,可是招牌上明明写着盯壳蛋,我们争论很长时间也得不出明确结论,问了几位当地的老乡他们说几遍谁也听不懂,后来总算有一位年轻人会说“长沙的普通话”,解释几遍后总算明白了,原来它就是要坏还没有坏的鸡蛋,我们听后不仅哈哈大笑,许多老乡看着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张汉波   2016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