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军旅情谊深如海

军旅情谊深如海

       29年前我告别了培育我成长、锻炼我成才的国防科大,告别了生死与共的战友,告别了和睦友善的左邻右舍,转业回到老家,投身新的生活。

    人生如梦,转眼就是29年,但首长的教诲、战友的情谊、邻里的关爱,以及校园的一草一木,无不时时萦绕在脑海,无数次梦回科大。科大就是我的娘家,是一生难忘的啊!

       20156月,回家看看的的心愿终于实现了。我携全家重回长沙,不游山玩水,不逛街购物,专程来看望老首长、老战友、老邻居,看看科大的新变化,重温昔日的情感,找回当年的激情,延续我们的友谊。

一、老首长的教诲铭记于心

       66一下火车,我就去拜望了99岁高龄的老政委刘东平将军和95岁高龄的老部长李敏将军。李敏将军还在写诗作画,准备举办个人书画展。他们身体健康,耳不聋,眼不花,思维敏捷,当年的英姿犹在,令人敬仰。他们老骥自知夕阳晚的情操鼓励我们后人奋发进取!

    犹记得我转业时老首长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转业不能转向(政治方向)退伍不要褪色(部队本色),把部队的好作风带到地方,干好新工作。并深情的说:“你把青春年华献给了部队,你的汗水、辛劳留在学校,到地方后要虚心向地方同志学习,把在部队历练的能力在地方发挥出来,你是会大有作为的”。老首长的谆谆教导让我永生难忘。

    我18岁入伍,在军队在哈军工—国防科大这个大熔炉里锻炼成长。从北国哈尔滨到湖南长沙,把一生中最美好的岁月奉献给了部队,度过了一段激情燃烧的难忘岁月。回首军旅这一程,几多辛酸几多打拼,养成了优良的作风,磨砺了顽强的意志,最重要的是我不再惧怕任何困难。转业到天津后,任宝坻区供电局副局长,将这个500多人的单位管理得井然有序,没有辜负老首长的殷切期望。

二、战友情谊长存

    连日来我见到了众多的老战友,如田在远、贾文荣、杨秉武、刘万吉、闫婉华、段玉柱、闫建国、梁国柱、来永义、顾世梅等等,还看望了老工人王兴连、刘永敏、吴良玉、奚道引、马立秋、付洪达等等,并特意看望了一些去世战友的遗孀。这些名字都是深深地刻印在我脑海里的,虽然相隔了29年的时间,虽然我们已双鬓如霜,但一见面,我们都能叫出彼此的名字,甚至外号,大家热情相拥,紧握双手,激动的泪水一不小心就流了出来。

       610,我去科大佳园看望彭源老师。当他爱人邵凯丽老师搀扶他和我相见时,他迟疑片刻就认出我。他浑浊的双眼开始发亮,并大声叫出了我的名字,一步上前,紧握着我的手,久久不肯松开。我们的眼泪都不争气地流了出来,邵凯丽惊奇地说:“今天奇怪了!平时老彭言语不清,头脑糊涂,已不大认得人了,今天真是奇迹呀!”我知道,也许人生中的许多事情会被遗忘,但是铭刻心底的战友深情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是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战友,战友,这亲切的称呼,把我们团结成为钢铁集体;战友,战友,目标一致,同举一杆旗;战友,战友,我们要共同战斗直到胜利。

三、温馨邻里爱

    当年的邻里们都已年过花甲,儿孙满堂。当得知我们全家要来长沙,他们老老小小早早做好迎接我们的准备,孩子们甚至还成立了“委员会”,接见宴、特色宴、家宴、小吃等等天天欢聚,一不留神就喝多了,我和老邻居们都因年岁已高,好久没这么喝酒了,但我们心里高兴啊!我们天天沉浸在久别重逢的喜悦中,他们有的还陪同我们到各战友家拜访,有的还拖着病体包饺子、蒸包子,忙前忙后,换着样地做好吃的给我们吃。孩子们更是将日程安排得好好地,迎来送往,关怀备至,不是亲人胜亲人!我说:“29年过去了,今非昔比,我们这一代老了。孩子们这一代长大了,他们一个比一个棒,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我们老一辈的友谊情感已经传承下去了。让他们也像我们,相亲友爱,团结互助。”

    人到老年,更加珍惜亲情友情,常常追忆往日时光。此番重逢,必将成为我们人生中珍贵的回忆。让这友谊永远印记在我们的脑海里、让这友谊地久天长。

    一首军歌岁月悠悠,一段军旅天长地久,一群战友患难与共,一次相会祝福永久。20156

    作者简介:王策 1940年生曾任哈军工体育教研室教员、哈军工院务部政治处干事、国防科大军需处助理员。1986年转业到天津,任宝坻区供电局副局长,现退休。

    推荐人联络部李之超201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