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光荣的人生 ——悼念贺伟老人

光荣的人生 ——悼念贺伟老人

光荣的人生 ——悼念贺伟老人  

 滕叙兖

    原哈军工政治委员谢有法中将的夫人贺伟阿姨于8月21日晨8时52分在北京解放军总医院仙逝,享年95岁。我收到谢晓群告诉母亲逝世的短信之后,往事如潮水般地冲开我的记忆的闸门。
2000年夏,为了撰写《哈军工传》,我第一次见到贺伟阿姨。这位衣着朴素,和蔼可亲,谈吐高雅的老人家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那时谢有法将军已经去世5年多了,老人家的言谈中还流露些许哀伤的情感。她很支持我为哈军工立传,告诉我许多关于谢政委的历史故事。《谢有法将军文辑》出版后,老人家也不忘赠我。
2004年春天,我带着出版不久的《哈军工传》,到原政治学院的大院里看望贺阿姨,赠送三卷本的新书,老人家特别高兴,午饭后要我跟着她到楼前盛开的桃花里合照一张纪念照片。

 

2004年春在贺伟老人窗前合影

    贺伟生于1919年,安徽蚌埠人,出身极苦,是个孤儿。抗战时她参加八路军,在山东沂蒙山区认识了从延安来的山东纵队政治部组织部长谢有法。16岁就当红军的“红小鬼”干部谢有法勤奋好学是有名的,工作之余,总是手不释卷。贺伟同样好学上进,从认字不多到能给战士当小先生。两个年轻人都是苦出身,又都爱学习,他们的爱情自然顺顺利利,水到渠成。
    1942年5月,沂蒙山区正是红杏挂满枝头的时候,在喜鹊的欢叫声中,谢有法和贺伟结婚了。罗荣桓和林月琴夫妇、萧华和王新兰夫妇以及山东军区其他领导同志都来祝贺这对年轻的新人。在反击日寇“铁壁合围”的艰苦战争岁月中,夫妻俩患难与共,为打败日寇并肩战斗。

                         

谢有法和贺伟的结婚照

                       

                                     抗战时期的谢有法和贺伟

 

                     

                                    贺伟到朝鲜战场看望谢有法

    建国后,在谢有法的鼓励和支持下,贺伟上了中国人民大学,成为有高学历的老干部。
    1955年,谢有法由朝鲜奉调回京,在总政治部任组织部副部长。9月,38岁的谢有法被授予中将军衔。谢有法并不安心于总部机关工作,他老是想去学习,还为此上书彭德怀部长。1956年底,彭总批准他进中央党校研究班学习。谢有法喜形于色,他对已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的贺伟说:“这一回该轮到我提高一下了!”1957年11月,谢有法从中央党校学习结业,他万没想到,军委首长分配他去全军最高技术学府任职,心里忐忑不安,对贺伟说:“我这个放牛娃出身的当兵人,做梦也没敢想跨进大学的门槛,这一下可好了,让我去和大知识分子打交道,我心里没有底呀。”贺伟鼓励他说:“不懂就学嘛,好在有陈赓院长掌舵,刘居英副院长又是咱们在山东根据地的老战友,你就大胆去干嘛!”在“一天等于二十年”的大跃进年代之初,谢有法走马上任,第一次来到北国都市哈尔滨,迈进名扬全军的军事工程学院。谢有法自律甚严,他在哈军工工作八年, 其过硬的老红军作风给全院人员留下深刻记忆。贺伟在哈市档案局工作,不管刮风下雨,从来都是步行上下班,没有谁见过她和孩子用过一次公车的。“三年困难”时期,国家经济已是沉疴难起,一向衣食不愁的哈军工人陷入从来未有过的生活困难之中,师生员工处在半饥半饱的状态。谢有法和大家一样,节衣缩食,面带菜色。贺伟相夫教子,处处支持丈夫的工作,在群众里有口皆碑。
    文革前夕,谢有法奉调北京,出任中共中央基本建设部政治部主任,未及工作,就陷入文革的乱世里。

                      

                            文革时期谢有法、贺伟与女儿晓群、儿子晓武

    1970年,谢有法带着儿子晓武来到江西省樟树建委“五七”干校劳动,插秧、种菜他都是行家里手,但政治审查的压力像影子一样跟着他,检查写了一遍又一遍,连阅读《鲁迅选集》也算错误。谢有法平心静气地对待自己的逆境,他给贺伟的信中表明自己晚年想回家乡当农民的想法。三年后,“五七”干校往河南搬迁,谢有法请假回到阔别几十年的故乡兴国县长冈乡秀水村。老区人民艰难的生活,农村集体经济窘困衰颓,使谢有法心情十分沉重,解放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会是这样?
    1975年初,他从河南干校被“照顾”回北京,结束了5年的务农和检查生活。回到家里,他马上问贺伟:“家里能凑出多少钱?”贺伟翻箱倒柜,算了又算,把复员费都搭进去,才刚够一万元。 “寄给家乡吧!” 谢有法说,“为了革命,我们秀水村死了多少烈士,我实在不忍心看到乡亲们这么困难。”
    这就是谢有法和贺伟,一生都艰苦朴素,安于清贫,清正廉洁,一尘不染,始终不忘苦难的中国老百姓。
    1978年,谢有法终于被“解放”了,并被任命为沈阳军区副政委,一年后奉调政治学院,任政治委员,1987年退居二线。心系哈军工的谢有法终于从繁重的工作中得以解脱,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上老伴贺伟去哈尔滨,到军工大院看望老战友们。哈军工的老人们热情欢迎老政委回来看看。谢有法喜忧参半,高兴的是哈船院迅速发展壮大,伤心的是多么好的大院子被人家五马分尸,割得个乱七八糟。

                         

                                     谢有法和贺伟回到军工大院

    晚年的谢有法在贺伟的悉心照料下伏案撰文,笔耕不辍,他以顽强的毅力,为党史、军史留下弥足珍贵的大量史料。

                          

                                            祖孙三代的全家福

    1994年以后,谢有法日渐消瘦,身体衰弱,虽几次住院,但长期的心脏病和糖尿病仍难有良方,沉疴缠身。1995年1月9日下午18点40分,监测谢有法心脏功能的仪器突然画出一条直线,贺伟大惊,忙喊“老谢!老谢啊!”谢有法面容安详,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重病中的谢有法和夫人贺伟

    毫无疑问,谢有法的另一半就是贺伟,他们的人生是无愧的,是光荣的,是值得我们晚辈永远学习的。特别在当下前腐后继的中国官场生态下,多么需要谢有法和贺伟这样的做人楷模啊。

    笔者以此文和若干历史照片表达对贺伟阿姨的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