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军工-国防科技大学天津校友会 >> 解密哈军工本科专业的学习生活

解密哈军工本科专业的学习生活

            解密哈军工本科专业的学习生活      

                                    ——喜庆哈军工六十华诞

 

拥军爱民蔚然成风

       抗美援朝时期,老百姓对于人民子弟兵的拥戴非常突出。一张革命军人证明书寄到家中,家里就享受革命军人家属的待遇。

    在哈尔滨的有轨电车上,我们享受的是半价车票的待遇,只需2分钱。乘火车有专门开设的军人售票口和军人候车室。黑龙江省和哈尔滨市的领导经常带着歌舞团、剧院、话剧团等到学院来演出慰问。歌唱家郭颂、王双印、女歌唱家张权等经常出现在哈军工俱乐部的舞台之上。其他如志愿军歌舞团演出的主人公“红霞”歌剧,波兰军队歌舞团“口哨、歌舞”,抗敌话剧团、八一男篮甲级篮球比赛等,均到访过哈军工,为学院的业余文化娱乐生活增添了更加丰富多彩的内容。与之相适应的哈军工的全体官兵也以爱民的方式回馈给当地的人民。每当大雪来临,哈军工所辖的区间的道路,都会自动地完成清雪任务,时间完成的最快,清理的最为彻底。上班的工人、过路的司机都翘起大拇哥:“还得103,就是不一般!”春季植树,哈军工动员全院出动去哈尔滨的远郊“四方台”。政治部宣传部王坚部长以一口清脆的江浙普通话在动员会上说:“听说以前这个四方台,有个将军在这领过兵、打过仗,……”总之这个美丽的地方,让王部长描述的活灵活现。当天我们一鼓作气完成了大面积的“八一林”。1957年松花江大水已超过了历史的警戒线,海军工程系留英的女海洋专家刘恩兰教授亲临松花江对水文进行考察,绘制了水位峰值图,有效地指导了抗洪工作。市区处于被水淹的关键时刻,哈军工迅速的调动了全院人员到最危险的地段“东大坝”江堤。对游泳好的同学还专门成立了抢险突击队,就这样人拉肩抗硬是让洪水低下了头。水利部长傅作义乘快艇亲临松花江上,对于洪峰亲自进行视察和指导。马家沟臭水河的改造,马家沟河岸的绿化,我院也挑了重头戏。……重要的是学院的德育教育,领导对于老百姓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我们的言传身带,在我们年轻的学员中产生了巨大的精神力量。于是,外出为老百姓做好事的事例比比皆是、层出不穷。乘电车、公共汽车给老人让座已经成为学员们的习惯。乘坐火车,我们自然地被推举为列车代表。一路上我们配合列车员为旅客倒开水,打扫车厢的卫生,为旅客排忧解难,真正成了旅客的贴心人。

神秘的哈军工

    哈军工素以保密而著称。报考和招生是秘密进行的,哈军工在我所在的辽源高中招生,就是以103部队的名义出现的。学院的名称是不公开的,和家庭通信地址是:“哈尔滨文庙街**信箱**分队”。学院有直属警卫营,负责全院的安全保卫。学院第一道门有军人荷枪实弹站岗,第二道门教学区有军人荷枪实弹站岗。一些实验楼、周边地段都有全副武装的哨兵站岗。学院八一楼有院总值班(佩戴手枪),各个系有系值班(佩戴手枪),教学楼外的各个实验室都有值班员。按时间顺序,依次使用过的部队代号是“103部队”、“9042部队”、“总字943部队”。各个系有保密室,我们每人配发了保密包、保密笔记本和保密证,教材、笔记本等都应如数放入保密包内。保密的资料、笔记本都有编号,上课、复习、作业时凭证到保密室领取保密包。保密包上面有深红色的火漆,不用时在火漆上摁上章,然后交给保密员。教学大楼、实验室等都不允许拍照,所以老学员珍藏的老照片里,唯独没有的就是这些场合的照片。

    多年后,回家乡探亲时,堂嫂见面时第一句话是:“老兵混子回来了”。至今一些亲属,只知道我当过兵,一些高中同学,对于我们的境况也不清楚。看来哈军工的保密工作是十分成功的。

严格的军事体育锤炼

    经过预科一年的战士军事生活洗礼的我们,每天都已养成了按军人标准严格的要求自己、规范自己。在预科时的早检查、晚点名、紧急集合、……等不再要求了,课余的自习课也比较随便了。课余时间,在本班的辅导室,在学院或系里的图书馆、阅览室,在宿舍都由自己来支配。本科时,20个人的教学班,主要由正副班长来负责管理。但每天某些环节的军人要求依然是非常严格的。每天早6点的起床号、晚10点的熄灯号,必须严格遵守;上课时全班必须着装一致;上下课换课堂,只要是走在楼外的马路上,全班都要整队按二路纵队行进。海军工程系的队列是全院闻名的。主要应归功于系副主任穆栋才上校。每天我们用完早餐,由食堂整队前往系主楼31号楼时,行动路线自然是从装甲兵工程系的主楼(41号楼)前经过。

    我们一路齐步一路歌:“红旗飘舞随风扬,我们的歌声多么嘹亮。人民海军向前进,保卫祖国海洋信心强。爱护军舰,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保卫和平,保卫国防。……”“……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三句话要牢记心上。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八个大字有力量!八个大字有力量!……”

    当行进到海军工程系的地界时,队伍就开始向左转90°,由东向西行进。在这一段近百米的路程上,正是穆副主任严格示教、筛选把关的路段。在这一段路上,各个学员班都必须鱼贯而行,按正步走,接受穆副主任的检阅、检查、指导。从远处望去,那威武雄壮的摆臂、那整齐一致的踢脚、那“咔---”铿锵有力的步伐声,整齐划一的白色大沿帽、黑色油光锃亮的皮鞋、上白下兰的海军着装、褐色的武装带、一律左肩右斜的黄色挎包,……真实地展示了特有的军旅风采。

    体育课,除了学习一般的项目外,按培养目标,还专门进行对某些体育技能的培养。全院每个学员滑冰课的标准是必须通过500,海军工程系每个学员的蛙泳必须通过10010公里竞走的标准是必须要达到劳卫制三级运动员的水准。实践证明,后两项比较难。经过体育教员的精心指导、通过同学们的互帮互学、通过每个人的刻苦努力,我所在的56-341班全部达标。我们班级的游泳,除一个同学只通过100外,其他人全部通过800,这就为海上实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反对山头主义,小集团主义

    海军工程系56371班,于1961年秋季毕业时,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当每个人的工作单位分配完毕,正待惜别之时,突然被通知要办一个学习班。原因是该班的同学搞了一个有每个人新的工作单位和通讯地址的通讯录。留个通讯录,这在地方来说,是太普通的事儿了。但对保密观念极强的哈军工,却视为极为重要的泄密事件。认为这既是保密观点不强的表现,又是山头主义、小团体主义的的苗头在增长。要求深挖思想根源,必须人人过关。

                                                                            作者:曲庭维